Loading

廢除格子籠常見 Q & A

2023.05.17    分享至: facebook line line

 

Q1:有蛋吃就好,為什麼一定要轉型?

A:

格子籠漠視動物的天性需求,讓母雞長期處於緊迫、免疫力低下的狀況,不只增加各種用藥風險,更讓體弱的動物,成為人畜共通傳染病的載體。

近三十年來,世界動物衛生組織 (WOAH) 不斷倡議人與動物「健康一體」(One Health),瑞士最早於 1992 年禁用格子籠,歐盟等國亦陸續宣布2012年開始禁用,至今全世界已有近 40 多個國家與州政府廢除以格子籠飼養蛋雞

全球持續受人畜共通傳染病影響,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 (FAO) 學者研究分析:

  1. 75% 的新興傳染病爲人畜共通疾病[1]
  2. 多於 50% 被診斷在人類身上的人畜共通傳染病跟農業發展有關;隨着農業的發展與集約化規模,預期此比例將持續增加 [2]
  3. 1940~2004 年的新興人畜共通傳染病事件,造成人類疾病的病原體中,超過 36% 與經濟動物有關[3]

台灣目前仍有約八成的蛋雞,以落後的格子籠方式飼養。近期的缺蛋困境,正是因為產業體質不良,母雞動物福利不佳、飼養專業不足、人口老化等長期未解決的問題所致。

格子籠飼養將許多外部成本,轉嫁給社會負擔。包含:雞糞的環境汙染、臭味影響鄰里生活品質、動物福利惡劣、使用預防性抗生素造成病菌抗藥性、藥物殘留的食品安全風險、人畜共通疾病(如禽流感)風險等等。這些環境、食安、健康風險成本的外部化,是政府長期縱容雞蛋生產「賤價化」所致。

若消費者一味只想買到低廉的雞蛋,牧場就會想方設法將成本控制在最低,導致各種削價生產的惡性循環。這樣一來,蛋農就會繼續選擇開放式禽舍、A字型鐵絲格子籠;僅用幾個風扇降溫、減少雞糞清理次數⋯ ⋯,成本越低越好。最後的結果就是蛋雞不健康、產能低落,持續拖垮蛋雞產業,重複發生缺蛋危機。

 

 

Q2:全面改為友善飼養,蛋價會大幅上漲、排擠經濟弱勢?

A:

政府轉型策略越具體明確,在產銷各個環節做好各種準備,就越能減少轉型過程的衝擊。

國際上,已制定廢籠期程的國家(州),都是採取逐步轉型。轉型期短則10年內,長則20年內,讓產業端、市場端有足夠時間逐步適應。綜合來看,各國逐步轉型策略包括:

  1. 修法或以行政命令公告,訂出停止「新建」格子籠的時間,預告政策方向,避免產業投資損失。
  2. 調查農民轉型需求、規劃技術輔導與資金補助,制定退場輔導等配套措施。
  3. 提高現有籠子的活動空間,例如:歐盟2003年起每隻蛋雞至少550cm2,韓國2025年起每隻蛋雞應有750cm2,以色列2025年起每隻蛋雞應有650-750cm2
  4. 以各項政策鼓勵農民即早轉型,如:提供農民低利貸款改建禽舍及設施等。
  5. 訂定「格子籠」飼養方式的落日期程,以利所有蛋雞場逐步轉型為友善生產系統(廢除所有格子籠)。

當前台灣非籠飼雞蛋的價格,也許較多數格子籠雞蛋高,但這其實是格子籠雞蛋生產之環境、食安、健康風險成本外部化的結果。

當雞蛋產業全面翻轉為非籠飼養系統時,飼養技術更成熟,供應量將更足夠,再透過規模化的運輸、物流、分銷系統,自然可以讓蛋價回歸到合理的水平。許多已全面轉型為友善飼養系統的國家,蛋價也並未因此高漲。

以歐盟為例,2012年起全面禁止飼養、銷售格子籠雞蛋,起初市場平均價格上漲34.1%,隨後在2013年價格下降,回到原有水平(圖一)[4]

台灣政府與產業如果持續在保守心態下裹足不前,就會浪費大好轉型時機。愈早制定轉型政策並公布轉型期程,產業、學術、產銷通路等可即早開始準備,台灣現行已有近百家蛋雞場轉型為友善飼養,這些牧場的飼養技術、設備選擇、問題解決的經驗與能力,都可借鏡。

 

圖一:歐盟雞蛋價格(歐元-100kg)
資料來源:Directorate-General for Agriculture and Rural Development. (2023). Egg market prices. Accessed: https://data.europa.eu/data/datasets/egg-market-prices?locale=en

 

 

Q3:廢除格子籠飼養蛋雞,會讓缺蛋情形更嚴重? 

A:

解決蛋荒,必須先了解台灣缺蛋的核心問題。台灣一年飼養約 4300 萬隻蛋雞,超過世界各國的人、雞比。因飼養環境及技術落後,長期陷入「雞越養越多,蛋卻不足」的惡性循環。根據 2021年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統計:台灣蛋雞一年平均產 190 顆雞蛋,遠低於全球平均的 202 顆。以蛋雞數與人口數比來看,台灣是 1.84:1,平均需要近 2 隻蛋雞才能供應 1 個人需要的雞蛋。若與德國相比(德國 95% 皆為非籠飼系統),德國養 1 隻母雞就能供應 2 個人的雞蛋需求,其產能遠大於台灣[5]

台灣目前約有八成雞蛋,來自傳統落後的「格子籠」飼養。蛋雞長期處於緊迫狀態,疫病抵抗力自然差。加上禽舍老舊殘破、缺乏專業、人口老化等結構性問題,導致產業落後、產能低落,無法因應禽流感、極端氣候等威脅,一旦染疫增加母雞死亡率,便爆發蛋荒危機。

格子籠飼養母雞的方式、設施數十年不變,但整體環境已改變:藥殘監控更嚴格、愈來愈多的抗生素被禁用、以及更常爆發的傳染病等等;早已無法應付更多的外在挑戰。產業升級勢必得更新飼養系統,強化動物健康體質,才能從源頭解決缺蛋危機,並提供消費者安全健康的畜禽產品。目前轉型友善飼養的蛋雞場,飼養管理良好者,產蛋率皆在八~九成以上,蛋雞健康,整體產蛋率良好,不會因為轉型友善飼養而導致缺蛋。

 

 

Q4:聽說美國加州缺蛋,是因為法規要求友善飼養造成的?

A:

2022-2023 年 1 月,全美各地家禽場發生嚴重的高病原禽流感疫情,截至美國蛋荒高峰期(2023年1月)為止,已有近6000萬隻母雞因禽流感死亡,約占整體商業化蛋雞飼養量的17%。

此波禽流感疫情,造成全美蛋價高漲。從美國農業部公布的數據可看出(圖二),加州的蛋價與全國蛋價一致波動飆漲,禽流感才是主因,根本跟廢籠法規無關。
 

圖二:加州 vs 中西部雞蛋批發價格(美分 - 打分)
資料來源:https://asmith.ucdavis.edu/news/eggs

 

從上圖可見,加州雞蛋在 2022 年 1 月 1 日禁令生效時,雖曾出現短暫的價格上漲,但市場對此已有準備,價格很快恢復(批發價格在1月初為每打2.23美元,到月底上升到2.87美元,然後在2022年2月中旬回到2.24美元)[6]

根據 Urner Barry 的經濟分析 ,加州的廢籠法令對價格的實際影響是 8 美分,約台幣 2.46 元[7];農業經濟學教授亞倫·史密斯(Aaron Smith)也分析,加州廢籠法令實施後,加州和主要生產地中西部的平均批發價,增加15美分[8],證明禁令對加州蛋價影響微乎其微。

蛋價漲幅也會受到地域因素和供給結構影響。加州每年消費 112 億個雞蛋,為美國最大的雞蛋市場[9],其供給有 50-70% 大量仰賴美國中西部生產州; 再加上加州的生活成本也比全國平均高 42%,是美國所有州中排名第三高,雞蛋價格自然高於全國[10]

台灣雞蛋自給率將近 100 %,只要有完整的轉型配套措施,淘汰落後的飼養系統,讓產業升級、現代化,產能自然就會穩定上升。目前非籠飼雞蛋的生產量、供貨量、蛋價都相對穩定,多數管理良好且規模化的平飼場,產能都能達 85% 以上,可因應各種外部挑戰,也從來不需透過強迫換羽的惡劣手段逼出產能。

 

 

Q5:全面改為友善的平飼或放牧飼養,台灣土地可用面積不足?

A:

依據農委會110年統計資料,蛋雞在養量4300萬餘隻,全年雞蛋生產量88億多顆,每隻雞每年產206顆,產蛋率約 56% 。

若以平均每人每天吃一顆雞蛋來算,台灣110年總人口是23,375,314人,一天需2300萬多顆雞蛋。若以目前平飼飼養皆有八成產蛋率計算,只需約2922萬隻產蛋雞;若再包含中雞、雛雞、淘汰雞[11],台灣一年只需飼養3305多萬隻蛋雞,即可滿足需求。

 

假設所有蛋雞都以平飼方式生產,以目前農委會〈雞蛋友善生產定義與指南〉平飼蛋雞場的飼養密度估算(1平方公尺養 9 隻),共需要3,672,592 m2的空間作為飼養區;再加上10% 的其他空間[12],總共需要408公頃的土地,小於現行蛋雞場所占面積的800公頃[13],土地使用也完全足夠(表3)。

 

如果需要再增加飼養數量,許多平飼場都能「向上發展」——往上加蓋第二層樓,其飼養數量又可增加數倍,台灣目前已有二層樓的平飼蛋雞場,完全沒有土地面積不夠的問題。

 

【表3】蛋雞全面轉型平飼:產能與土地需求估算 [14]

 項目

現況

全部轉平飼(單層)

計算方式

 每天雞蛋需求量

 

23,375,314顆

以每人每天吃一顆蛋估計

 每天雞蛋供應量

22,814,668顆

 

 

 所需產蛋雞數量

約34,000,000隻

29,219,143隻

23,375,314顆 / 平飼產蛋率 80%

 飼養蛋雞總數量
 含中、雛、產蛋雞、淘汰雞

43,870,805 隻

33,053,329隻

29,219,143隻 / 實際產蛋雞比例 88.4%

 所有蛋雞場合計所需土地總面積

800公頃

4,080,658 m2
(約408公頃)

平飼場1m2養9隻蛋雞,需要3,672,592 m2飼養區,並占全場面積約90% 3年

 

 

 

Q6:動物福利應該是自願性的進步,不該以法律強制要求?

A:

當動物被當作經濟利用,作為人類食物的來源之一,動物福利就不再只是倫理價值的選擇而已,更攸關人畜共通傳染病風險、食品安全、糧食安全、環境汙染等永續問題。

動物非商品,而是生命。集約飼養裡,動輒處理上億動物生命的畜牧業,早已無法只用最末端的藥物、重金屬與微生物等檢驗手段來管理,必須將動物的身心健康一併納入思考,檢視動物在飼養、運銷、屠宰各階段的動物福利。

事實上,許多國家都訂有畜牧業業者必須遵守的最低動物福利原則,產業才有具體目標可自我約束與管理;其中,「格子籠」就是需被淘汰的落後設施。

世界各國自 1992 年便陸續宣布禁用格子籠的期程,至今已有近 40 多個國家或地方政府廢除格子籠,並制定完整輔導轉型計畫。看看他山之石,台灣已經落後很久了。

根據 2022《台灣民眾對動物被經濟利用態度》民意調查,近八成民眾皆能同理格子籠母雞的痛苦,近六成民眾認為台灣應直接禁止以格子籠飼養蛋雞。法令制度與社會進步有極大的影響,法律的框架不只要跟上普世價值觀,也應擔負引領角色,讓產業與社會的動保意識一同漸進提升。

 

 

Q7:升級為友善飼養很好,但農民如何負擔雞舍改建等成本?

A:

台灣推動友善飼養已逾十年,農委會早有辦理政策性專案貸款,給予所有符合友善生產系統的農民低利貸款。以蛋雞為例,最高貸款額度5,000萬元,優惠利率1.415%,週轉金最高貸款額度1,000萬。若辦理自動化整套畜牧機械設備進口證明,得以免徵進口關稅。

今(112)年「疫後增進畜牧業經濟韌性協助措施」,農委會補助禽舍升級計畫將優先補助友善飼養,若改建為非開放式平飼,每場補助1/2,最高不超過450萬;若為水簾密閉負壓環控平飼場,每場補助1/2,最高不超過1000萬元[15]

轉型升級除了政府提供輔導、補助外,更重要的是,農民也能有更好的效益,包含營收獲利、良好鄰里關係、永續經營的未來。

雖然平飼場初期投入成本較高,但設備使用期限可達 20 年,後續的維護成本也比籠飼系統低。此外,平飼場雞糞處理清運成本遠低於籠飼,一年至少省下上百萬[16];平飼場的雞糞,還會因母雞利用墊料洗砂浴,自然成為有機肥料,貢獻循環經濟。

在收益上,飼養管理良好的平飼場,蛋雞產率較好且穩定,優於格子籠。若以飼養一萬羽至 90 週齡的格子籠和平飼場比較,兩者皆以產蛋率 70% 分別試算獲利情形,平飼的盈餘也高於格子籠(表2)。以台灣現況來看,平飼產蛋率其實都可達 80% 以上,表示平飼場實際盈餘將更高。

任何產業都一樣,生產標準和設備都應與時並進,以符合現代社會的要求。無論是對母雞或是在雞舍的工作人員,提供良好的職場環境、降低環境污染等,都是蛋雞產業無法迴避的責任。

 

【表2】飼養數量相同之格籠、平飼成本與盈餘試算

 

格籠

平飼

說明

雞蛋收入

15,262,46 元

18,520,052 元

產地價格籠45.5元/斤、平飼55元/斤[17]

中雞成本

2,000,000 元

2,000,000 元

中雞一隻200元

飼料花費

9,925,786 元

11,042,493 元

飼料為同一家空白料,每公斤17元

工資總支出

813,284 元

1,511,751 元

員工月薪 35 K

水電總支出

710,769 元

888,462 元

 

租金(折舊)

968,195 元

1,781,707 元

折舊年限以20年計算,實際上格籠設備折舊年限較短,設備折舊成本更高,盈餘更少

設備折舊

340,409 元

726,699 元

盈餘

504,020 元

550,943 元

 

 

 

Q8:以「強迫換羽」激烈手段延後淘汰老母雞,不是可以減少更多母雞被利用嗎?

A:

這樣的說法完全本末倒置。

蛋農以「強迫換羽」手段,延後淘汰老母雞,並不是為了延長母雞的壽命,以減少飼養更多母雞,而是為了獲利,利用強迫換羽,逼迫母雞生產更多蛋。

當蛋價高、蛋量不足時,蛋農希望有更多雞蛋賣給蛋商,會延後淘汰老雞,或是直接停止餵食持續1~2週,讓母雞延長產蛋期限。有些蛋農發現母雞產蛋率下降,可能生病時,也會用「禁食」手段讓蛋雞停止產蛋,賭賭看蛋雞是否能耐過疾病。

不論是哪種原因,刻意不提供母雞飼料、限制飲水,都會讓母雞經歷緊迫、飢餓的痛苦,甚至死亡。強迫換羽是對母雞的加重虐待,母雞被迫處於極度飢餓、乾渴狀態,以致生理緊迫,造成免疫力更降低,更易感染疾病[18],體重可能降低 30%,體質較弱的蛋雞耐不過飢餓便會死亡,研究顯示 3-10% 蛋雞會在強迫換羽期間死亡[19]

歐盟[20]、英國[21]、紐西蘭[22]、印度[23]、澳洲[24]在法律或國家標準上,皆已明文禁止剝奪飼料、飲水的強迫換羽行為。台灣目前卻仍允許業者強迫換羽,農委會更將其視為正常調節蛋量、蛋價的手段。今(2023)年2-3月間有215萬隻母雞被強迫換羽,估計其中可能有6.45-21.5萬隻母雞因饑渴而死。

 

 

Q9:養雞場是嫌惡設施,各地居民都反對,連地方政府都不支持新建

A:

國內蛋雞場目前約七成是開放式的格子籠禽舍,上方為鐵皮屋頂、四面無牆,屋頂下就是一整排A字型三層格子籠。每格 A4 大小,關養 2-3 隻蛋雞,糞便直落地面堆積,因糞便水分高易生惡臭、蚊蠅,蛋農還要另闢一塊地予以曝曬乾燥後,才能清運。導致附近環境衛生不佳、惡臭難聞,再加上粉塵羽毛隨處飄散,影響空氣品質,引發民怨,大家都不歡迎蛋雞場設置。

民眾對格子籠雞舍的感到嫌惡,然而不同飼養系統的雞舍,其實際狀況有極大的差異。「平飼、放牧」的雞舍,雞糞能透過墊料在母雞扒抓後沙質化,成為有機肥料,不只沒有臭味問題,更能大幅減少廢棄汙染。

格子籠雞舍造成的環境污染,不只影響人民居住權,造成嚴重鄰里衝突,更是農牧城鎮長期以來進退不得的痛點。

蛋雞產業轉型友善飼養並非一蹴可及,國家政策目標應先明確,避免產業觀望;也須訂定中長期計畫,與地方政府合作,逐年逐步輔導推動,才能讓蛋雞產業升級永續。

 

 

母雞需要你!立即加入「讓母雞自由」計畫

 

繼續閱讀:

 

 

 

[1] "About 75% of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are zoonotic; that is, they are transmissible diseases between humans and animals. "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0640-020-00484-3

[2]."Indeed, our synthesis of the literature suggests that, since 1940, agricultural drivers were associated with >25% of all — and >50% of zoonotic — infectious diseases that emerged in humans, proportions that will likely increase as agriculture expands and intensifies."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893-019-0293-3

[3]."「Over 36% of emerging infectious zoonotic diseases (EIZDs) are associated with animals kept for food production.」"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2352771421001130

Otte, J & Pica-Ciamarra, U. (2021) Emerging infectious zoonotic diseases: The neglected role of food animals, One Health, Volume 13, 2021,https://doi.org/10.1016/j.onehlt.2021.100323

[4] Directorate-General for Agriculture and Rural Development. (2023). Egg market prices. Accessed: https://data.europa.eu/data/datasets/egg-market-prices?locale=en

[6] https://cutt.ly/4KxYEt1

[7] https://www.wattagnet.com/articles/45305-us-californias-egg-market-settles-after-housing-mandate

[8] https://asmith.ucdavis.edu/news/eggs

[9] https://cdn.agclassroom.org/ca/resources/fact/eggs.pdf

[10] https://worldpopulationreview.com/state-rankings/cost-of-living-index-by-state

[11] 台灣一年蛋雞總在養量包含:中、雛、產蛋、淘汰雞,根據養雞協會96-111年資料,平均產蛋雞約占在養量88.4%。

[12] 平飼蛋雞場的飼養區占全場面積約90%,其餘10% 做為行政、設備放置等使用。

[13] 根據農委會最新資料,全國蛋雞畜牧場面積約800公頃。資料來源:農委會農業統計資料查詢-動態查詢,畜牧用地面積/家禽別,最新僅能查到103年。https://agrstat.coa.gov.tw/sdweb/public/inquiry/InquireAdvance.aspx

[14] 以每棟飼養13,500隻蛋雞,飼養至110週估算。且僅採用單層平飼計算,若使用多層平飼還可減少更多土地使用面積。

[15]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112.3.3,禽舍改建升級計畫(簡報)。

[16] 根據媒體實地採訪彰化蛋農,飼養15萬格子籠雞,每日產出約5噸的生雞糞,包車運輸每5噸一趙7000元,等於每月就要支出21萬的雞糞清運費,一年則高達250萬元。

[17] 2023年1月份蛋價。

[18] M. A. ALODAN,M. M. MASHALY,1999. Effect of Induced Molting in Laying Hens on Production and Immune Parameters. Poultry Science 78:171–177

[19] 動物福祉。社團法人中華民國動物保護協會。頁362-363

[20] Council Directive 98/58/EC

[21] Code of practice for the welfare of laying hens and pullets

[22] Animal Welfare (Care and Procedures) Regulations 2018

[23] Poultry World. 2011, November 3. India bans starvation force molting of laying hens. Accessed: https://www.poultryworld.net/poultry/india-bans-starvation-force-molting-of-laying-hens/#:~:text=AWBI%20has%20directed%20local%20animal,body%20weight%20up%20to%2035%25.

[24] Australian Animal Welfare Standards and Guidelines for Poul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