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Login
全文檢索  
更多捐款方式
信用卡線上捐款
加入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粉絲團
行動--支持「動物福利雞蛋」
尋找幸福的翅膀
台灣「奇蹟」-從生命到垃圾
採取行動
線上連署
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
捐款徵信
 
 
首頁 > 議題行動 >  農場動物 > 神豬
 
百餘位客家人與民間組織發起「反對虐養神豬」連署,呼籲閩客改變共有陋習,停止殘虐生命的「神豬重量比賽」
2011/08/10 推文至Facebook 推文至Plurk 推文至Twitter

備受爭議的神豬「重量」比賽,儘管多年來屢遭動保團體抗議,但包括新竹義民廟及三峽祖師廟…等,總以—不是客家人不懂客家文化、不要打壓客家文化、應尊重地方文化及信仰…等理由,反駁各界要求應「尊重生命,創新祭拜文化-取消『神豬重量比賽』」的呼聲。多位客家人及淨竹文教基金會、新竹市公害防治協會、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等團體,今日召開記者會,公布來自204位客家人發起的反省連署、「鍾肇政等客家耆老或意見領袖訪談紀錄」、「台灣各地義民廟神豬祭祀現況調查」,及因重量比賽導致神豬遭受虐養的調查影片!

每年農曆七月客家義民祭典即將展開,上百位來自各行各業的客家人,率先發起反省連署,指出全台規模最大、最具「代表性」的桃竹客家十五庄輪祭於義民廟的神豬比賽,絕非客家的傳統文化與習俗,義民祭典以此標榜為客家文化,是對客家人的嚴重羞辱,也是客家文化的最大污名。神豬重量比賽,讓豬在被飼養的過程裡,必須被迫不斷增肥,並被強迫灌食、限制行動、最後肥到癱瘓、渾身是病,並在公眾前被活活刺喉宰殺,2005年還曾爆發神豬被強迫灌食導致暴斃情事。不但悖離傳統祭祀的精神,也違反世界保護動物、維護動物福利的潮流。而三峽祖師廟、林口觀音寺、淡水保安宮等也有神豬比賽,可說是閩客共有的陋習,隨著文明演進,連署行動呼籲各祭典當局取消這種以祭祀與習俗為由,卻造成生命遭受長期折磨與痛苦虐待的比賽。

神豬祭拜被扭曲,以重量來比賽,商業化、集約式、一貫化的代養場成了神豬虐養場。圖為公種豬被關在狹小的夾欄中,連轉身、側躺都不能,已構成虐待。攝影:林瑞珠
當神豬重達5、600台斤時,會被「下窟」!在上方架設竹條、木條或鐵條橫桿,限制行動。豬僅能翻身、無法站立,更不可能「運動」,再加上不斷的灌食。目的是為了讓豬加速增肥。攝影:林瑞珠

集約式神豬「虐養」場為了讓豬增重,賣得好價錢,都用特製的不銹鋼製「灌食器」,每日數次強迫餵食。豬「食不下嚥」,鼻子、嘴巴還常被敲打,被迫必須「繼續吃」!。攝影:林瑞珠
有人強調飼養過程會讓神豬「吹電扇、掛蚊帳、按摩…」等等,所謂神豬備受禮遇的說法,根本不值一駁,因為沒有生物會願意被關在一個動都不能動的地方,並且被迫增肥到癱瘓。攝影: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行動發起人包括作家、前總統府資政鍾肇政;作家、前國策顧問李喬;醫師、詩人、南社創辦人曾貴海;中央研究院民族所研究員徐正光、副研究員丘延亮;作家、前行政院客家委員會委員鍾鐵民;政大公共行政學系、前中央客家學院院長江明修;台灣南北客家歌謠演唱家:陳永淘、林生祥;高雄市勞工局局長、工運前輩、文史工作者:鍾孔炤;政大地政學系系主任徐世榮教授;台大法學院副院長李茂生教授;聯合大學客家學院副教授林本炫;新竹教育大學退休教授范文芳、吳聲吉;聯合大學客家學院助理教授涂金榮;美濃「反水庫」運動領導人、文化工作者鍾永豐;台灣微軟副總經理吳佳惠;高雄市國教輔導團客語輔導員鍾麗美;植物學者徐嘉君博士;教育部中等教育藝術生活學科諮詢委員曾吉賢;打碗花農場主人徐蘭香;野鳥保育專家何一先;文史工作者賴士安;新北市大河文化協會執行長莊華堂;四方報策略研發總監黃洛斐;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執行長鍾君竺;中醫師徐大豐;獸醫師吳玉全;地球公民基金會環境解說員傅志男老師;屏東內埔鄉東勢國小黃啟仁校長;美國聖路易大學小兒科名譽教授朱真一;屏東縣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執行長朱玉璽;律師吳君婷、施習盛;建築師劉肇隆;紀錄片導演、原創意工作室劉孟芬;峨眉國小退休校長姜信淇;新竹縣芎林鄉耆老劉邦平、劉邦森;竹東鎮耆老劉榮森;橫山環保運動工作者溫慶球;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編輯彭瑞祥;前客家電視台記者朱增有;新竹市公害防治協會理事長鍾淑姬;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紀錄片工作者林瑞珠…等上百位客家人。連署書強調,以神豬祭拜義民爺的信仰值得尊重,但是已遭扭曲的「重量比賽」則應取消,並發起所有關心生命、尊重生命的民眾加入連署,共同促使取消神豬重量比賽。

作家李喬多年前就提倡廢除神豬重量比賽,針對文化界有人以「爾愛其羊,我愛其禮」的說法捍衛「神豬比賽」,他指出,其實義民爺具有「保鄉衛民、教忠教孝」的高貴神格,反對虐養行動的訴求,不是要廢除祭禮,而是希望祭典領導者思考如何加以改進,使之人道化、藝術化、多元化。換句話說,應該廢止的是比大比重比肥,讓動物受苦受難的方式,轉而以比美、比創意的活動來豐富祭典,讓義民信仰更加發揚光大。

現任兩河文化協會理事長姜信淇認為,客家人視義民爺如親人,所以才有挑飯的習俗,且沿續至今,因此義民祭典應將重點放在「挑飯」這個活動上,以闡釋並加強客家人與義民爺的關係。

專長為客家研究、宗教社會學,聯合大學經濟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林本炫則指出,過去許多人不斷強調飼養過程會讓神豬「吹電扇、掛蚊帳、按摩…」等所謂神豬備受禮遇的說法,根本不值一駁,因為沒有生物會願意被關在一個動都不能動的地方。由於現代社會的物質文明可說已達極致,祭典或儀式反而應該強調精神的聯想,用鮮花、淨水來供養神明,更能凸顯義民信仰的意義。

新竹市公害防治協會理事長鍾淑姬指出,過去肉食難得,一年一度的「殺大豬」不僅是節慶,也是將豬肉、豬油分享親友的大事!但現在物資充裕,平常肉食已太多,更何況動輒超出正常豬體重6-7倍的神豬肉,從營養觀點來看,並不健康!此外神豬被宰殺後,在祭祀廣場前經過高溫曝曬,肉品安全與衛生著實堪慮!她主張廟方應重新省思神豬比賽的意義。

臺灣客家公共事務協會理事,現從事客語文化教學的張世賢則指出,義民祭典應該避免「庸俗化」,特別是「神豬比賽」目前都已跟「脫衣舞」結合,實在有檢討的必要。

多年來不斷倡議取消「神豬重量比賽」的動保團體--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則公布該會所完成的「台灣各地『義民廟』神豬祭祀現況調查」報告。他指出,全台56個義民廟,約有8成的祭典,沒有神豬重量比賽;並有3成的義民廟,只用一般牲禮祭拜,根本連全豬祭祀都未要求!顯示「神豬重量比賽」絕非義民廟祭典「不可或缺」的項目。朱增宏指出:當「神豬」重量到達5、600台斤(已是一般豬隻體重的三倍)時,飼主就開始讓豬「下窟(禁錮)」,在豬身上方架設竹條、木條或鐵條橫桿,限制其行動。讓牠最多僅能翻身、無法站立,更無法運動以加速增肥,再加上不斷的灌食,種種折磨讓動物飽受痛苦!

紀錄片工作者、自由撰稿人林瑞珠表示,她曾看過剛被「下窟」兩個多月的神豬,不斷想要衝出牢籠,卻因此更加被限制行動,豬是智商很高的動物,遭受這樣的囚禁,真的非常殘忍。她強調目前神豬飼養已趨產業化、集約化。因為養得愈肥大利潤越加倍,飼主也就無所不用其極的虐養。而所謂「夏天給神豬吹冷氣很享受」的說法,其實是因為豬沒有汗腺,巨肥的神豬必須不斷散熱、降低體溫,以免暴斃。

神豬比賽前,還得「過磅」以確定重量、排名,此時重達上千台斤的神豬,根本難以走動,為了將豬趕到鐵籠、過磅,過程十分折騰,許多豬受到驚嚇、衝撞鐵籠,常導致鼻子、嘴巴受傷流血。攝影: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每年入等的神豬都在「公眾前」被活活宰殺,屠宰前完全未「致昏」,使得豬被刺喉放血後,還得痛苦地等待血流氣盡而死。完全違反現行「畜牧法」及「動物保護法」人道屠宰規定,但農委會卻以「宗教特殊民俗」為由,將這樣的虐待殺行為「除外」,形成「化外之地」。攝影: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臺灣客家公共事務協會理事張世賢指出,義民祭典應該避免「庸俗化」,特別是「神豬比賽」目前都已跟「脫衣舞」結合,實在有檢討的必要。 攝影: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民間已有許多廟宇改以鮮花、米果或環保材質做成的「創意神豬」取代充滿殘虐與血腥的「神豬比賽」。超過百位的客家發起人及淨竹文教基金會、新竹市公害防治協會、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共同呼籲全民參與連署—讓祭拜文化創新,取消閩客共有的「陋習」,讓不尊重生命的「神豬重量比賽」能消聲匿跡!

◆觀看影片-神豬的幸福一生?下載點1下載點2下載點3下載點4

觀看影片-神之所在,豬的苦處?(林瑞珠導演攝影、剪輯)

台灣各地「義民廟」神豬祭祀現況調查

加入連署:反對虐養神豬全民連署,呼籲閩客改變共有陋習,停止殘虐生命的「神豬重量比賽」

連署聲明

連署發起人名單

相關報導匯整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