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動物是活生生、有知覺的生命,因此,人類應報之以關心與尊重。
  • 人類與其他物種和生命型態共享地球,且共生於相互依存的生態系。
  • 儘管人類社會之間存在顯著的社會、經濟和文化差異,我們仍應開展人道且永續的對待之道。
  • 鑑於許多國家已立法保護野生和家養動物。
  • 我們要確保這些保護系統的有效性,且應發展更周延、更好的動物福利法令。
因此,現在
我們推動「動物福利普世宣言」,俾使其成為所有國家和人民的共同目標,以所有適當的方法推廣對於這些原則的尊重。並在各國與國際層次,採取各種進步的措施,確保認同和遵行的普及和有效。
 
第一條

•定義

  1. 動物」一詞,意指任何非人類,但具有感知痛苦和緊迫能力的哺乳類、鳥類、爬蟲類、水陸兩棲類、魚類或無脊椎動物。
  2. 野生動物」涵括所有未經人類馴化的任何動物。
  3. 倚人動物」意指其福利和生存有賴人類照顧的動物,包括同伴動物;人類養來充作食物、產製品、耕種、服務、科學研究、或娛樂之用的動物;以及人工圈養的野生動物。
  4. 同伴動物」意指於各地文化脈絡中,傳統上已是人類的同伴,且係為此目的而被繁殖的動物,無論是否系統化。
  5. 虐待」意指任何故意,或因疏忽,而造成動物非必要的痛苦或緊迫之行為。
  6. 福利」係指動物生理、行為和心理的需求獲得滿足的程度。
 
第二條

基本條款

  1. 對於倚人動物的照顧和福利,人類有積極的責任。
  2. 除非必要,人類不應宰殺任何動物,或讓其遭受虐待。
  3. 應於各級法令中,明訂虐待任何動物都屬嚴重犯行,且其懲罰量刑應足以遏止再犯。
 
第三條

野生動物

  1. 若為維護生物多樣性,而認為捕捉或撲殺野生動物有其必要,所移除動物的最大數量應以維護永續性為度,且以堅強的科學管理措施為據。
  2. 如若認為捕捉或撲殺野生動物有其必要,所用器材和技術必須 :
    •不構成虐待
    •不傷害非標的動物
    •不破壞自然棲地
  3. 應禁止以娛樂或運動為目的,而捕捉或撲殺野生動物的行為。
  4. 應採取所有保護棲地和生態系的必要措施,以確保上述條款能被遵行。
 

第四條

•倚人動物

  1. 為人類所圈養或管領的動物,應享有基本的五大自由:
    ◎免於飢渴,容易取得新鮮食物與飲水,以維持健康與活力的自由
    ◎免於不適,能有適當遮蔽與休憩環境的自由
    ◎免於痛苦、疾病與傷害,能夠預防,或容易取得適當診斷與醫療的自由
    ◎免於恐懼與緊迫,能有適當情境或對待,以避免精神痛苦的自由
    ◎能有足夠空間,適當設施和同類伴侶;能夠表現正常行為的自由
  2. 任何動物的創傷、疾病或緊迫,若嚴重到必須持續遭受痛苦時,獸醫或其他合格人士應被授權,得以人道方式讓動物結束生命。
 
第五條

•為食物、產製品、或勞力而飼養的動物

  1. 如若認為宰殺動物充做食物或生產製品有其必要,宰殺方式需能立即讓動物失去痛覺,直到確實死亡。
  2. 動物屠宰作業需由合格且受過良好訓練的人員執行
  3. 屠前繫留動物之卸載、驅趕、圈置、餵食和給水作業皆應符合人道
  4. 儘可能避免運輸動物,一旦運輸,應確實維護過程中的動物福利。
  5. 屠宰場應儘量接近飼養處。
  6. 對於提供人類耕作勞力或其它負擔的動物,應採取所有必要措施,確保其工作時間和負荷量於一定限度內。且該限度應以科學評估為據。
 
第六條

•同伴動物

  1. 同伴動物的主人應負責照顧動物的福利一輩子,若無法繼續照顧時,應安排移交給能負責任的人。
  2. 應儘可能推廣同伴動物結紮。
  3. 應儘可能推廣同伴動物的註記與登記。
  4. 同伴動物的買賣交易,應經過證照查驗或檢查等嚴格規範,以防止虐待或過度繁殖動物。
  5. 對於被棄養的同伴動物,若無法適當安置認養,或提供足夠的照護以維持其福利,獸醫或其他合格人士應被授權,得以人道方式讓動物結束生命。
  6. 應禁止以非人道方式殺死同伴動物,例如毒害、射殺、毆打、淹死、或勒斃等。
 
第七條

•用於運動與娛樂的動物

  1. 若用於合法運動或娛樂活動,應採取所有適當措施以防止虐待動物
  2. 應禁止有害動物健康或福利的展示或展覽。
 
第八條

•科學研究中的活體動物

  1. 為科學研究和測試而利用動物,應僅以促進人類或動物之福利所不可或缺為目的,包括:
    •探尋特定疾病的治療、預防或處置方法
    •開發能減緩痛苦或增進健康的產品
    •評估有害成分的風險,且無替代方法可用
  2. 如若認為以科學研究和測試為目的而有必要利用動物,其方法應符合:
    •使用動物數量最少化
    •痛苦或緊迫的程度已盡量降低,且或已減輕
    •提供動物終生最高水平的飼養管理與照顧
  3. 可能的話,應儘量採用能夠替代活體動物實驗的方法。替代動物實驗技術應加以推廣、研究和實證。
  4. 於下述情況,以科學研究和測試為目的而使用動物應被禁止:
    •可能無需利用動物就可以獲得具有近似科學價值的資訊
    •具有近似科學價值的資訊早已存在
    •研究或測試的成果對於人類或動物的福利並沒有實質意義
 
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SPA,13th June, 2000)&
世界動物保護大會(Animals 2000 World Congress, 17th June, 2000)
倫敦,英國

翻譯:朱增宏,2001,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校訂:王敏玲,2005,高雄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
 
 
 

自從台灣成為地球上第 54 個國家通過立法「保護動物」之後,動物有了另一種被揶揄的理由。尤其是在發生特殊而且「勁爆」的兒童、婦女、或勞工受虐事件當下,簡單來說,總有人喜歡拿各種人權被踐踏的「特例」,來跟想像中的動物地位已被「普遍提升」相比!好像一時之間,豬權狗權貓權都比人要尊貴許多了。

其實,除了少數中的少數「進對家庭」以及「跟對人」的同伴動物,能夠以「主人」為貴之外,地球上成千上萬的動物,往往連基本的生理需求都無法獲得滿足,更別說牠們也有發展心理、行為及社群互動的需求了。種種被嚴重剝削的情事,如果發生在人身上,往往會被形容是「人比豬狗還不如」,而如果豬狗的遭遇更不堪,「動物比人還不如」這樣的陳述,可能不僅無法被認同,甚或還會被他人譏斥。

動物保護法第五、六條分別規定:「飼主 …… 應避免其所飼養之動物遭受不必要之騷擾、虐待或傷害」、「任何人不得惡意或無故騷擾、虐待或傷害動物」。同樣受到「立法」保護,兒童、婦女或勞工一旦受到「騷擾、虐待或傷害」,若有任何爭議,其焦點應該是程度、真實性以及如何發生的問題,而不會有人辯駁(至少是公開的說)哪些虐待或傷害是「必要」、「有故」或沒有「惡意」。但若換做是動物,原來用以「排除正當利用動物」的用詞,卻可能成了犯行的保護傘,或是執法官員瀆職或甚至是不作為的理由。

任何人都有不被騷擾、虐待、傷害的自由這樣的權利,卻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真正尊重每一個體生命的普世價值,還需要普世人的努力,而且要努力很久。

國際動保團體已於 2000 年聯合提出「動物福利普世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forthe Welfare of Animals),希望推動聯合國層次的人道關懷--透過推動各國政府簽署,讓所有國家和各國人民,都能夠用所有適當的方法推廣動物福利;並承諾在各國與國際層次,採取各種進步的措施有效保障各種動物的福祉,讓牠們享有基本的五大自由 —— 包括免於飢渴、免於不適、免於痛苦、疾病與傷害、免於恐懼與緊迫、能夠表現正常行為等五項基本福利。

推動聯合國層次的人道關懷,是一條漫長的路。就好像經過 30 年的努力,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在 1959 年通過公佈《兒童權利宣言》,再經 30 年後,才於 1989 年通過《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為兒童的基本權利奠定國際性的法律依據。台灣雖非聯合國會員,但政府與民眾若能主動表示支持「動物福利普世宣言」,可展現我國積極落實動物福利的決心,承擔地球村一份子的責任,一同協力守護地球上的其他生靈。【 2005 世界動物日-動物影展】活動,除了以動物影片喚起民眾對動物權益的關注,也期待台灣能站在這個文明新浪潮的前頭。

 
朱增宏(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理事長)
原文刊於2005.10.02 中國時報動物伴侶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