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Login
全文檢索  
更多捐款方式
信用卡線上捐款
加入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粉絲團
行動--支持「動物福利雞蛋」
尋找幸福的翅膀
台灣「奇蹟」-從生命到垃圾
採取行動
線上連署
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
捐款徵信
你是時尚達人嗎?
2005動物影展-ㄊㄚ快樂所以ㄋㄧ快樂
 
 
首頁 > 議題行動 >  動物園與表演動物 > 表演動物
 
你的樂園?牠的地獄! 揭發遠雄、野柳海洋世界奴役血汗動物勞工 要求立法禁止野生動物表演!
2015/04/01 推文至Facebook 推文至Plurk 推文至Twitter

你的樂園?牠的地獄!
揭發遠雄、野柳海洋世界奴役血汗動物勞工
要求立法禁止野生動物表演!

影片:人們的樂園?牠們的地獄!(觀看點1

連署:支持立法禁止野生動物表演 http://www.east.org.tw/petition_online.php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函請各級學校,停止安排師生到違背生命教育精神的展演動物場所,進行「校外教學」

  在台南頑皮世界野生動物園回應全球動物保護潮流,宣布停止長達二十餘年的動物表演後,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與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4月1日針對海洋哺乳動物表演召開記者會,公佈《台灣海洋哺乳動物圈養表演調查報告》暨影片,呼籲民眾深入瞭解這些被迫遠離海洋故鄉的動物,日復一日、被囚禁在狹小空間裡,不斷重複表演違反自然天性的雜耍馬戲,對動物身心的摧殘與折磨。呼籲民眾拒看並支持立法,讓台灣成為禁止野生動物表演的國家!

奴役血汗動物勞工,至死方休

  研究會主任陳玉敏指出:野柳海洋世界是台灣海洋哺乳動物表演的濫觴,開幕長達三十餘年,期間“耗損”至少超過60隻鯨豚,以及數量與來源皆不明的海獅。動物被以“飲食控制“等負向方式逼使全年無休表演各種非自然行為的雜耍馬戲。依園方公告的表演時間計算,海獅、海豚每週表演分別為23場(2014年底統計數字),一年總表演場次高達1,196場(每週23場*52週)。在每一場次20分鐘的表演中,海豚日復一日重複「承載訓練師、飛躍水面、水中舞蹈、飛躍呼拉圈、舉尾鰭、吻部轉呼拉圈、前鰭夾球仰泳、空中跳水、頂球、算數學、登陸搶灘、親吻觀眾、被撫摸、跳舞」等各式橋段;海獅則必須表演20分鐘的「親吻訓練師、頂彩球、前鰭肢倒立行走、喝“醉酒”、接圈圈」等馬戲。

野柳海洋世界是台灣海洋哺乳動物表演的濫觴,開幕長達三十餘年,期間“耗損”至少超過六十隻鯨豚。早期海豚來自澎湖沙港捕捉的野生瓶鼻海豚,直到農委會將鯨豚列入保育類禁止捕捉,2010年業者曾經從印尼進口4隻瓶鼻海豚。(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野柳海洋世界的海豚表演每日3場,每場20分鐘的表演中,海豚日復一日重複「承載訓練師、飛躍水面、水中舞蹈、飛躍呼拉圈、舉尾鰭、吻部轉呼拉圈、前鰭夾球仰泳、空中跳水、頂球、算數學、登陸搶灘、親吻觀眾、跳舞」等各式雜耍橋段。(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海豚很聰明,會算術?」其實海豚是聽從訓練師指令觸碰響鈴。(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依據野柳海洋公園公告的表演時間表,園內的海獅、海豚每週表演14場,一年總表演場次各為728場(每周14場*52周),總計自2002年開園以來,海獅、海豚已分別表演了9,464場。(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野柳海洋公園的海獅表演約20分鐘,表演內容包含「親吻訓練師、頂彩球、前鰭肢倒立行走、喝“醉酒”、接圈圈」等雜耍馬戲,強迫動物表現各種非自然行為。(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海獅身上明顯的脫毛及外傷,疑似長期在小獸欄裡滑行摩擦及重複刻版行為所致。(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而花蓮遠雄海洋公園自2002年開幕至今,前後從惡名昭彰的“血色海灣”--日本和歌山縣太地町購買了15隻瓶鼻及2隻瑞氏海豚,從西非象牙海岸引進3隻野外捕捉的海牛,以及從美、日買入14隻加州海獅及 8隻港灣海豹,訓練表演。依園方公告的表演時間計算,園內的海獅、海豚每週都分別要表演14場,一年總表演場次各為728場(每周14場*52周),總計自2002年開園以來,海獅、海豚已分別表演了9,464場。

兩家業者除了逼迫動物全年無休表演各種雜耍馬戲外,還要動物與人近距離互動,如玩親親、拍照、撫摸或共游。以遠雄的「與海獅拍照」為例,為了避免遊客各種舉動驚嚇到海獅,海獅每親完一組客人,訓練師就要海獅先跳下站立的石頭進入水池,或躲避到訓練師身後,等下一組客人準備就座,再讓海獅跳上石頭親吻拍照,海獅每天得這樣不斷重複跳上、親吻、跳下、進入水池。「與海獅拍照」每人收費300元,每場30分鐘或80分鐘,每週共計21場,一年達1,092場。

遠雄的「與海獅拍照」活動,為了避免遊客各種舉動驚嚇到海獅,海獅每親完一組客人,訓練師就要海獅先跳下站立的石頭進入水池,或躲避到訓練師身後,海獅每天得這樣不斷重複跳上、親吻、跳下、進入水池數百次。(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密集緊湊的演出、現場震耳欲聾的配樂與嘈雜人聲,長期下來使動物累積巨大壓力,嚴重影響其身心健康,除非動物嚴重生病,否則沒有不想表演、不想玩親親的自由!遊客眼中的海洋明星,可以說是不折不扣的血汗勞工!為遊客營造歡笑假象的「樂園」裡,動物猶如身處無盡輪迴的勞役地獄,至死方休!

戲謔動物,毫無教育意義的雜耍馬戲,錯誤傳達對待野生動物訊息

  檢視這些動物表演內容,處處可見戲謔動物與傳達錯誤對待野生動物的訊息。以海洋世界海獅表演的「海洋酒吧」為例,主持人向觀眾說:海獅說牠都沒有親到來賓所以心情不好,不開心就要“喝酒”!訓練師向觀眾席上所有大人、小孩說:這邊有很多酒,我拿什麼牠就喝什麼,來,伏特加!隨後海獅得表演一飲而盡然後醉倒、再由訓練獅拉海獅前鰭以及拿水強潑海獅要叫醒牠的劇情。陳玉敏痛心的說:這些當初以教育為目的獲准進口的動物,在此淪為被戲謔的小丑。這些演出一再傳達給孩童錯誤對待動物的訊息,包括訓練師騎乘或趴在鯨豚身上,或讓動物親吻遊客,頂球、搖呼拉圈等表演,大人們不斷「示範」不當對待動物的方式,傳遞可以無視動物感受、任意宰制動物的錯誤訊息。完全違反生命教育四大核心精神──「認識、珍惜、欣賞、尊重生命」!

而遠雄海洋公園的演出誤解更不遑多讓,長期觀察野生鯨豚行為的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張卉君指出,展演機構常為了表演的娛樂性而扭曲動物的自然行為。比如野生海豚尾鰭擊水或嘴巴快速張合等表達「警示」的動作,在表演中卻被設計成回答算術題目或打招呼。此外表演中常見「空中旋轉」動作,在野外只有飛旋海豚會有如此行為,但為了表演所需,園方也訓練瓶鼻海豚做同樣的動作。這些表演內容將野外鯨豚的特殊行為意涵錯置,甚至強迫海豚改變正常行為,嚴重誤導民眾對鯨豚生態習性的認知。

遠雄海洋公園訓練師騎海豚進場,訓練師用一條包覆塑膠管的繩子套住海豚的吻部以維持平衡,長期可能造成動物傷害。兩會於去(2014)年9月召開「拒絕觀賞海洋哺乳動物展演」記者會後,園方已取消此一動作。(圖: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遠雄海洋公園海豚表演橋段之一,由兩隻海豚用吻部從水中頂起訓練師。兩會於去(2014)年9月召開「拒絕觀賞海洋哺乳動物展演」記者會後,園方已取消此一動作。(圖: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張卉君強調:園方總宣稱他們的動物表演「寓教於樂」,但根據兩會調查,野柳海洋世界每段20分鐘的動物表演中,介紹動物相關資訊解說僅1分5秒,占5.42%;遠雄海洋公園每段動物表演亦約20分鐘,介紹動物相關資訊解說僅1分21秒,占6.75%。其餘都是毫無教育意義的雜耍。而所謂「解說」,其內容充其量也只是介紹動物身體部位(搭配表演動作),連基本的生態資訊都沒有,遑論積極的自然保育訊息。

野柳海洋世界每段20分鐘的動物表演中,動物相關資訊解說僅1分5秒,占5.42%,介紹其身體部位,與保育教育無關。(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長期持續的噪音危害,回聲定位等感知能力遭破壞,動物身心遭受極大傷害!

  此外,海豚對聲音十分敏感,在野外牠們運用聲納音波回聲定位,進行捕獵、與同伴溝通及尋找方向等。但在營利展演環境裡,圈養鯨豚長期處在各式噪音的危害中。維生系統的幫浦及過濾器等不間斷的低頻噪音、表演場所主持人麥克風的高分貝喧鬧聲、表演節目裡不斷循環播放的熱門樂曲,及其他遊樂設施發出的噪音等,都是造成動物長期、持續緊迫與痛苦的音源。

兩會在調查過程中,曾實地測量兩個機構共五場表演秀(包括前後台)的音量,各場測得最大分貝均高達93以上,最小分貝也在60以上。環保署公告的《噪音管制標準》,規範娛樂場所及營業場所日間噪音管制標準值為55?80分貝(視管制分區而異),但這都還是針對人類聽覺程度訂定的標準,且還不包含環境中的低頻噪音,比如馬達聲。相較於海豚,水陸兩棲的鰭腳類動物如海獅及海豹,對空氣中的聲音更為敏感,尤其意外巨響如氣球爆裂、飛機經過或觀眾吹哨等,都會造成驚嚇及干擾。2007年遠雄海洋公園曾在海豚池附近約10公尺處以電鑽施工,隔日即發生瑞氏海豚嘔吐不適的現象。

瑞士鯨豚專家喬治歐 皮雷瑞教授研究發現,被拘禁圈養的鯨豚,隨著圈養時間變長,牠們不再發出用來溝通和定位的聲納音波,因為圈養水池單調的混凝土牆面,其平滑結構將海豚發出的聲波反射回去,猶如人們置身無限鏡室一樣,只會讓牠們非常不適!皮雷瑞教授甚至進一步發現,有些海豚的大腦因此萎縮了40%。

動物終身被囚禁在極度窄小、枯燥單調的環境空間裡

  而為了節省成本與方便管理,所有被圈養的海洋哺乳動物都只能生活在狹窄、單調、表面光滑、空無一物的水泥池中。不僅無法滿足動物特有的環境需求,更無法提供任何生物都需要的躲藏與隱蔽空間!陳玉敏說:野柳海洋世界目前有11隻海豚,分別被養在一個表演池與六個飼養池中,空間最大的表演池,長僅約25公尺、寬16公尺,水深更只有3公尺;其他飼養池都非常小,水深都是3公尺。所有海豚經年累月只能在窄小的水池裡繞圈圈。而海獅更可憐,除表演時間外,一輩子都被關在不到窄小的水泥空間裡。至於遠雄海洋公園的水池除了水深好些,最深的池有達七公尺外,大小則差異不大。光以野生瓶鼻海豚為例,其在海中深潛可超過500公尺,相當於台北101大樓的高度。這些狹小的水池,對這群迴游於浩瀚大海的生物來說,真是巨大的折磨。


「社會教育機構」打著教育名號行「違反教育」的動物表演之實

  陳玉敏最後強調:光以遠雄海洋公園自2002年至今引進17隻海豚已死亡9 隻的高死亡率來說,人工圈養環境及違背自然天性的雜耍表演,所帶給動物的折磨已不言可喻。然而無論是野柳海洋世界或遠雄海洋公園,依《終身學習法》第4條及《社會教育法》第5條,均被歸類為「社會教育機構」。至於園內圈養的動物,則又分屬《動保法》與《野保法》管理。但這些「社會教育機構」打著教育名號行「違反教育」的動物表演之實,卻無法可管。(見相關法律整理

  長期以來,遠雄、野柳兩個商業機構以各式「優惠活動」,誘使教師選擇其為戶外教學場所,不顧孩子意願帶學童進場觀看表演。根據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長期在花蓮各小學推動海洋環境教育的現場調查,近九成以上的教師與小學生都曾進入遠雄海洋公園觀看動物表演。為此立法委員林淑芬要求中央主管機關教育部應參照環境教育法規範,立即發文給兩機構,令其停止動物表演,否則喪失「社教」資格;並函各級學校停止辦理於該場域之戶外教學活動,以免造成學童錯誤的生命認知。

兩會呼籲政府立法禁止野生動物表演,邀請民眾加入聯署,並以行動抵制,絕不觀看嚴重剝削動物福利的海洋哺乳動物表演。讓心智能力發達和社會行為豐富的海洋哺乳動物擁有牠們原有、應有的自由與遼闊!不再是任人擺佈的活標本和小丑。

參考資料:

《台灣海洋哺乳動物圈養表演調查報告》

立法禁止野生動物表演問與答

海洋哺乳動物表演相關法規整理

 

延伸閱讀:

 [ 2015/05/29 ] 各級學校注意! 觀看動物表演,無助師生了解生命教育意義! 本會與黑潮 推動立法禁止海洋哺乳類動物表演 行動後續

[ 2014/10/02 ] 莫讓海生館持續成為海洋動物墳場 要求全面體檢海生館圈養環境與動物照護

更多動物園與表演動物議題......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函請各級學校,停止安排師生到違背生命教育精神的展演動物場所,進行「校外教學」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