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9

違法換龜? 不當飼養! 政府公權力何在? 為澎湖縣大義宮海龜請命 停止不當圈養、展示海龜


新聞媒體包下載連結https://goo.gl/exYA1a

  位於澎湖縣竹灣村,主要供奉關公的大義宮,三十年來將十幾隻保育類獨居型海龜集體飼養在不見天日、環境惡劣的密閉地下室中,並公開展示讓民眾參觀。廟方將水池營造成「許願池」,誘導民眾朝池中投擲硬幣,造成海龜重金屬汙染,血液重金屬含量高於漁業混獲的野生個體。且因缺乏日照(紫外線),讓海龜無法獲得足夠的維生素D3,影響龜殼生長所需要的鈣質吸收,進而大幅縮短海龜生命,而集體飼養也造成海龜的搶食與打鬥。

20181129-1_0.jpg
澎湖縣竹灣村大義宮,將保育類獨居型海龜集體囚禁。環境惡劣、密閉不見天日。還將水池營造成「許願池」,誘導民眾投幣,造成海龜血液重金屬含量高於漁業混獲野生個體。

  政府至今無法明確掌握於民國78年野保法施行前,被送入大義宮地下室的海龜數量。廟方自己公布的數字為9隻,但根據海委會統計歷年海龜死亡紀錄,從86年至今約莫三十年間(政府統計始於86年),在大義宮內已有10隻海龜死亡(9隻綠蠵龜、1隻玳瑁) 註1,加上現存的8隻海龜(5隻綠蠵龜、1隻赤蠵龜、2隻玳瑁),也就是大義宮從民國75年持有海龜至今,至少飼養過18隻不同種類的保育類海龜。這之中到底有沒有違法「換龜」的情事發生?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完全沒有確切掌握資訊!而被飼養的海龜,平均死亡率過高,對於壽命可達100歲以上的海龜而言,非常不尋常。從中央(過去主管機關為林務局,現今為海委會)到地方,政府保育管理失職,難辭其咎。

20181129-13.jpg

  由於村民認為飼養的海龜能保佑漁民出海作業平安,儘管多年來不斷有民眾向政府單位抗議其「不當飼養」,甚至抨擊「虐待」海龜,要求公部門介入,但中央或地方主管機關始終無法讓竹灣村民同意將海龜外移到適合圈養的環境,或評估野放回歸大海!近幾年,在澎湖縣府保育人員的努力協調下,大義宮才開始願意讓海龜以「輪流展示」方式,分批讓海龜短暫移至澎湖水產試驗所,讓牠們稍微能夠曬到太陽並接受健檢。而大義宮內的水池,則是在101年1月才開始加裝循環過濾系統。

20181129-4.jpg
被大義宮囚禁的海龜,因缺乏日照(紫外線),無法獲得足夠維生素D3,影響鈣質吸收,也縮短壽命。

  本會於去(2017)年5月前往大義宮關心海龜現況,看到八隻身長均已超過1公尺的海龜被囚禁在地下室環境惡劣的小水池內。2隻玳瑁被關養在一小區,另一區稍微大一點的水池則關養了5隻綠蠵龜與1隻赤蠵龜。海龜在極度狹小並有管線橫梗其中的水池內,只能沿著池壁不斷來回游動,也不斷相互碰撞摩擦,甚至因飼養環境惡劣造成緊迫而相互攻擊。相較於野外海龜能深潛至一百多公尺、一周內的洄游距離甚至能長達幾千公里,大義宮的狹小水池深度卻連一公尺都不到。三十年來,海龜生活在通風不良、沒有陽光的地下室,空氣中瀰漫著清潔劑與油漆的味道,池底散落一堆遊客許願的硬幣,狀況慘不忍睹。 

20181129-7.jpg
海龜是獨棲型動物。大義宮將海龜密集飼養,不僅違反其自然習性,也造成海龜搶食、打鬥等「緊迫症候」(stress syndrome)行為。

  本會積極與縣府溝通,並出席農漁局保育科於去年6月14日在竹灣村民活動中心辦理的    說明會,與村民及廟方直接對話,希望有機會將海龜移地收容或評估野放。當日廟方及村民皆表示將於下半年積極改善飼養環境,擴建飼養水池區,讓海龜可以離開密閉的地下室,享有較大且有自然光照的空間。而縣府保育單位則提出可以讓大義宮在改善飼養環境後,經專業輔導訓練,轉型為小型海龜救傷中心,以「以龜換龜」方式,讓現有的海龜得以移置澎湖水試所收容或評估野放,也讓大義宮可以「年年有龜(歸)」,安定村民信仰,讓保育與信仰得以兩全。但直到今年年底,大義宮的環境改善承諾完全跳票! 

  綠蠵龜、赤蠵龜、玳瑁、欖蠵龜等物種俗稱海龜,皆屬野保法「瀕臨絕種」保育類動物,依該法第16條規定,任何人不得騷擾、虐待、獵捕、宰殺、買賣、陳列、展示、持有、輸入、輸出或飼養、繁殖。大義宮雖係於野保法公告實施(1989)前即持有一批海龜,並於1994年修法後,依法辦理飼養登記,但由於政府沒有掌握確切數量,因此大義宮是否在部分海龜死亡後,有「違法換龜」情事,主管機關應該徹查,並公布報告以昭公信。

20181129-6.jpg
大義宮海龜縱使屬於「合法」持有,仍應遵守不得騷擾、虐待之規定。至於部分海龜死亡後,是否涉及違法「補充」新龜,仍有待主管機關徹查。

  海龜是獨棲型動物,在大海中鮮少集體行動,只有求偶時才與同伴相會。大義宮將海龜密集飼養,不僅違反其自然習性,也造成海龜搶食、打鬥等「緊迫症候」(stress syndrome)行為,長期下來會造成許多疾病甚至死亡 註2。2012年海洋大學研究生四次檢測大義宮海龜血液,發現其中綠蠵龜血液重金屬「銅、鎳」含量高於漁業混獲的野生個體,且海龜飼養水池的水質「鎳」含量也高於澎湖水試所海龜飼養水池濃度的四倍。推測應為大義宮水池被營造成許願池,讓遊客丟入硬幣,導致重金屬汙染。該份研究亦發現海龜雙眼紅腫 註3。此外大義宮將海龜養在不見天日的地下室,缺乏日照(紫外線)也造成海龜無法獲得足夠的維生素D3,影響龜殼生長所需要的鈣質吸收,進而大幅縮短牠們的生命。

  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將海龜列為瀕臨絕種動物,國際間對海龜保育的重要性早有明確共識,並嚴格規定所有圈養行為。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FWS)2013年就發布了一份專屬海龜的圈養標準註4 ,包含展演、運送、設施、水質、飲食等,其中清楚制定了不同身型的海龜活動空間大小,身形長於65公分的海龜至少應有「身長九倍、龜殼寬度兩倍,最小水深為120公分的生長空間」;每增加一隻海龜,就必須增加100%的表面積空間,海龜才能在圈養環境下自由活動並有足夠的運動,以避免肌肉萎縮註5。同時,若無法提供自然日照環境,人工照明必須使用UVB波長 -280 nm 至 320 nm,且經獸醫衡量缺乏日照的配套措施。這份規章完善地制定了海龜的圈養行為,詳盡考量所有影響海龜健康的因素,可視為一專業且合理的標準來檢視大義宮的飼養環境。

  根據全球動物收容庇護聯盟(GFAS)制定的標準註6 ,野生動物若在保護、保育的名義下被圈養,應符合各種面向的檢驗與要求。這項規範不只針對生長環境與飲食等基本條件,還包括照護人員專業、場地設備安檢、獸醫師,以及收容庇護單位的經濟狀況等,也是一套非常完整的檢視指標。

  研究會副執行長陳玉敏指出:大義宮最初收容海龜,容或出於善意與照顧,也吸引國內、外遊客前往觀看珍稀動物,在廟的四周已形成小商業圈。但廟方不僅沒有「善待」這些為當地帶來名氣與觀光收益的海龜,造成海龜的緊迫與受苦,原本應該很長壽的海龜因此早早死亡。中央與澎湖縣府長期無能督促廟方改善飼養環境,又未依法沒入、救援,還年年允許公開展示,嚴重失職!

  大義宮海龜展示期限即將在本(11)月底到期,研究會要求海委會與林務局積極介入,禁止大義宮繼續公開展示已經被嚴重虐待、騷擾多年的海龜。若大義宮堅持繼續飼養,則必須設定改善期限要求改善飼養環境與空間,否則就應儘速沒入、救援與醫療。 

  陳玉敏請社會大眾共同呼籲大義宮:「實踐更大的慈悲,展現關公的大義,讓海龜可以到更適合飼養的環境,或由專家評估其野放可行性,回歸大海。」

 

註1:資料來源:2018.10.17立法院蔡培慧委員國會辦公室提供。

註2:Welfare and Environmental Implications of Farmed Sea Turtles. Phillip C. Arena, et.al. 2013.

註3:〈臺灣常見海龜血液中重金屬濃度(砷、鎘、鉻、銅、汞、鎳、鉛及硒)之初探〉,郭芙,2015。

註4Standard Permit Conditions for Care and Maintenance of Captive Sea Turtles. U.S. FWS. 2013.

註5:Marine Turtle Trauma Response Procedures: A Husbandry Manual. WIDECAST, 2010.

註6:Standards For Testudines Sanctuaries, Global Federation of Animal Sanctuaries, 2013.

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All rights reserved by EAST 立案證號:台內社字第八九〇九四〇〇號 法人登記證號:105證他字第232號 (02)22369735~6 eastfree@east.org.tw 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四段162號3樓之4 劃撥帳號:19461051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網站協力:拾穗者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