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07

三立集團請懸崖勒馬 林務局、國貿局 請勿踩雷區 助長國際野生動物「骯髒」貿易 威脅全球野生動物保育

【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 20210707聯合新聞稿】

 

針對三立集團旗下的三立影城,於2020年初入主南台灣最大私人動物園「頑皮世界」後,即大張旗鼓計畫從非洲引進包括18隻長頸鹿、白犀牛、羚羊等野生動物,藉以圈養展示牟利。動保團體繼6月21日召開記者會公布頑皮世界是惡劣展演場所調查證據,抨擊園內圈養動物環境設施及專業醫療照護都十分惡劣不足,動物經年承受折磨、身心狀況不佳。7月7日上午再度召開記者會,並邀請國際野生動物保育生物學家,同時也是「拯救長頸鹿基金會前執行長」、IUCN長頸鹿評估報告共同作者、第18屆CITES會員國大會首席長頸鹿專家代表的Fred Bercovitch出席。

 

20210707-13.png
國際野生動物保育生物學家Fred Bercovitch也出席線上記者會,他研究長頸鹿二十多年,曾經擔任「拯救長頸鹿基金會執行長」,同時也是IUCN長頸鹿評估報告共同作者、第18屆CITES會員國大會首席長頸鹿專家代表。

 

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提出四大跨國調查證據,呼籲三立集團懸崖勒馬,重新反思現代化動物園的角色與經營方針,切勿助長國際野生動物「骯髒」貿易,威脅非洲野生動物保育。更提醒負責審查野生動物進出口的農委會林務局,撤銷這個已經核發許可的野生動物輸入申請案,因為林務局沒有依法行政善盡查證之責,且申請人頑皮世界動物園及史瓦帝尼貿易商更未提供詳盡充足資料,致農委會作出違法授益處分,恐誤入雷區觸雷,傷害台灣國際保育形象。

 

 

一、長頸鹿是IUCN「易危」物種,也是CITES附錄二物種 族群正走向「無聲的滅絕」,進口圈養長頸鹿完全無助保育

 

2016年底,長頸鹿在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皮書(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被提升為 「易危Vulnerable」等級。研究顯示過去30年裡,野外長頸鹿數量下降了近40%。根據IUCN的分類,長頸鹿有九個亞種,其中四個亞種被列為「瀕危」或「極度瀕危」等級;專家指出長頸鹿數量急遽下降,正走向「無聲的滅絕」。

 

2019年「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又稱華盛頓公約,下稱CITES)」大會,也首度將長頸鹿列入附錄二,即「族群數量稀少須有效管制貿易」,顯示國際已進一步透過貿易管制積極保護這個物種,更反映出長頸鹿的全球保育刻不容緩。

 

1. 科多爾凡長頸鹿(Giraffa camelopardalis ssp.antiquorum):極度瀕危(CR)

2. 努比亞長頸鹿(Giraffa camelopardalis ssp.camelopardalis):極度瀕危(CR)

3. 網紋長頸鹿(Giraffa camelopardalis ssp.reticulata):瀕危(EN)

4. 馬賽長頸鹿(Giraffa camelopardalis ssp.tippelskirchi):瀕危(EN)

5. 羅德西亞長頸鹿(Giraffa camelopardalis ssp.thornicrofti):易危(VU) 

6. 西非長頸鹿(Giraffa camelopardalis ssp.peralta):易危(VU)

7. 羅斯柴爾德長頸鹿(Giraffa camelopardalis ssp.rothschildi):近危(NT)

8. 安哥拉長頸鹿(Giraffa camelopardalis ssp.angolensis):無危(LC)

9. 南非長頸鹿(Giraffa camelopardalis ssp.giraffa):未評估

 

20210707-6.jpg
史瓦帝尼Big Game Parks的長頸鹿據了解多為南非長頸鹿,且可能有近親交配、基因窄化疑慮。(圖片來源:Big Game Parks官網)

 

 

二、被史瓦帝尼野生動物貿易商誤導?抑或搞不清楚CITES規定?林務局草率核准三立進口,恐助長野外非法野生動物貿易!

 

2019年CITES會員國大會將長頸鹿列入CITES附錄二的提案,獲得壓倒性支持通過,但史瓦帝尼旋即對此項提案提出「保留權」,亦即史瓦帝尼不願遵守CITES針對長頸鹿的相關規範。農委會林務局及國貿局在動保團體6月21日召開的記者會上曾表示:這次三立集團頑皮世界的長頸鹿申請案,由於史瓦帝尼及台灣均非「華盛頓公約(CITES)」會員國,即雙方是非會員國交易,且因史瓦帝尼向CITES大會提出「保留權」,因此兩個行政機關都認為「史瓦帝尼的長頸鹿族群不用受CITES管理」。

 

對此,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執行長姜怡如表示:基於國際政治現實,台灣雖不是CITES正式會員國,但向來自許完全遵照CITES公約規範,積極參與國際野生動物保育。史瓦帝尼雖是台灣在非洲唯一的邦交國,但也不必碰到史國就轉彎,針對長頸鹿貿易,台灣當然應該要繼續遵守CITES相關規範。再來,所有長頸鹿均屬CITES附錄二物種,雖有部分國家包括史瓦帝尼在內,主張部份長頸鹿族群能夠例外,也就是在CITES會議上主張「分裂名錄 (split listing) ,但其提案完全遭到否決。因此在附錄二名錄中,沒有任何國家的長頸鹿族群被註記排除。

 

雖然根據CITES公約第15條第3項及第23條,因為史瓦帝尼針對長頸鹿列入附錄二物種的決議提出「保留權」,且在該項保留未撤銷前,該國進行有關該物種的貿易,即不作為公約成員國對待。因此就長頸鹿這個物種的貿易而言,史瓦帝尼不是CITES會員國這點並無錯誤。但這絕不等於史瓦帝尼的長頸鹿就不是CITES附錄二物種。且CITES 9.5決議案(Conf.9.5Rev.COP16))中規定會員國就附錄二物種與非會員國(a State not a Party to CITES)貿易時,仍應要求取得非會員國之輸出國提供「無危害證明(Non-Detriment Findings) 與「合法來源證明(Legal Acquisition Findings)」等相關佐證資料,以證明要輸出的動物,絕不是來自野外獵捕族群,不會造成野生族群威脅。但台灣主管保育的林務局竟完全沒有要求業者提供,就貿然允許!

 

20210707-8.jpg
史瓦帝尼Big Game Parks握有史國狩獵法、CITES所有權限,球員兼裁判,以與販售活體動物獲取經費。(圖片來源:Big Game Parks官網)

 

 

三、主管機關都搞不清楚動物來源及基本資料,就草率同意廠商進口?三立要進口的究竟是哪種長頸鹿?如何確保不是來自野外捕抓走私? 

   

本次三立集團擬引進的長頸鹿來自非洲史瓦帝尼,而根據2013年長頸鹿保育基金會(GCF)調查資料顯示,史瓦帝尼是一個沒有原生長頸鹿的國家,調查當時顯示該國內只有安哥拉長頸鹿與南非長頸鹿,且都是從鄰近國家引進,並於國內人工繁殖。

 

動保團體多方查詢本次三立集團擬申請輸入的長頸鹿亞種,發現官方林務局似乎也未能清楚掌握?而根據三立集團自己的說法,本次打算引進的是原生於肯亞、索馬利亞、衣索比亞的網紋長頸鹿 Giraffa camelopardalis ssp.reticulata),在IUCN保育等級上被列為「瀕臨絕種 Endangered」。

 

動保組織向國際人道協會(HSI)南非辦公室熟識當地動物買賣的主管進一步諮詢,對方表示:根據他們瞭解,史瓦帝尼確實沒有網紋長頸鹿。且根據CITES交易資料庫,自2019年長頸鹿列入CITES附錄二後,肯亞、索馬利亞、衣索比亞就沒有輸出長頸鹿到史瓦帝尼的紀錄。因此三立集團擬一次購買的18隻長頸鹿,究竟來源為何? 如何確認動物不是從野外捕抓走私的?若我國官方未能掌握合法可靠文件佐證2013-2019年間,有網紋長頸鹿被引進史瓦帝尼並經人工繁殖成功,那麼這批長頸鹿的來源就極可能涉及非法獵捕與貿易。

 

檢視林務局提供的「申請野生動物活體及保育類野生動物產製品輸出入」應填具的申請書,輸入者不須填寫動物的亞種、年齡、性別。但長頸鹿有九個亞種,每個亞種的保育情況不同、在野外面臨的威脅各異、原生地國家也不同,若我國政府無法清楚掌握這批動物的基本資料與真正來源,不了解長頸鹿的保育現況,如何確保這次的交易不會危害到野外族群?若頑皮世界要引進的真的是瀕危的網紋長頸鹿,就有極大的危害野外族群風險,林務局身為中央保育機關絕對責無旁貸。

 

20210707-1.png
2019至今,CITES的交易資料庫,沒有任何網紋長頸鹿原生地索馬利亞、衣索比亞、肯亞輸出網紋長頸鹿到史瓦帝尼的紀錄

 

IUCN長頸鹿評估報告的共同作者,並擁有超過20年於非洲國家研究長頸鹿資歷的野生動物保育生物學家Fred Bercovitch表示: 網紋長頸鹿是原生在東北非酷熱、乾旱氣候的亞種。台灣從史瓦帝尼這個沒有任何原生長頸鹿,卻為了營利而販售長頸鹿的國家,進口瀕臨絕種的網紋長頸鹿,不僅對物種保育造成危害,更是相當惡劣且麻木不仁的行為,必須遭受譴責。他並進一步提問:

 

1.當初這些長頸鹿為何會被輸入到史瓦帝尼?是為了防止這個物種滅絕的「域外保育」嗎?如果是為了保育、,現在又為何要販售牠們到其他國家?還是牠們是被安置到史瓦帝尼不同私人的保護區供人觀光或狩獵?抑或是為了經濟利益被人工繁殖後販售?還是有不為人知的疾病? 

 

2.台灣官方不僅要能清楚掌握這些即將被輸入的長頸鹿的年紀、性別,更要知道牠們原始來源族群的動物組成,這次要輸入的18隻,是佔牠們原始族群的100%?50%?還是多少比例的動物?政府與業者若不知道動物的年齡與性別,未來絕對會影響人工圈養的行為、表現與福利,比如雄性動物之間的競爭打鬥等,會有很嚴重的圈養行為及動物福利問題。

 

20210707-10.jpg
在史瓦帝尼Big Game Parks的幼年長頸鹿,隨時可能被出售,經過長途運輸進到人工圈養場所。(圖片來源:Big Game Parks官網)

 

野生動物保育生物專家Fred Bercovitch講稿(英/中)

 

四、三立集團與「魔鬼」交易?史國大搞野生動物貿易,球員兼裁判的Big Game Parks

 


動保組織與國外保育團體聯手調查,發現這次三立集團擬購買18隻長頸鹿、犀牛、羚羊、斑馬等動物來源,應該是來自史瓦帝尼一個皇室授權私人管理的野生動物公園——Big Game Parks。這個野生動物公園範圍包含了1個國家公園、3個保護區,都是由Ted Reilly家族進行管理。

 

20210707-2.jpg
史瓦帝尼Big Game Parks 從他國引進犀牛,並倡議以麻醉方式取得犀牛角並讓犀牛角貿易合法化。(圖片來源:Big Game Parks官網)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副執行長陳玉敏指出:Ted Reilly家族與史國皇室關係匪淺,皇室更將該國狩獵法、CITES管理、科學與執法的權力全部授予該家族。因此Big Game Parks所進行的任何野生動物買賣,都是「球員兼裁判」,自己就可以簽發相關法定證明文件販售野生動物牟利,過往與任何國家進行野生動物貿易幾乎無往不利。

 

此外,Ted Reilly家族主導的保育策略更是從過去就飽受國際保育專家與團體批評,此家族除了支持象牙與犀牛角貿易及戰利品狩獵(trophy hunting)外,更在2003年以宰殺「過剩」的非洲象作為威脅,成功出售11頭非洲象到美國。2015Reilly家族食髓知味,不管史國只剩下不到35隻大象,再度以動物過剩為由,讓美國動物園購入17頭非洲象(原本為18隻,其中1隻在出發前因疾病死亡)。如今Big Game Parks故技重施戴上「保育」與「野生動物管理」的面具,爲牟利販售野生動物給三立集團頑皮世界。動保組織嚴正呼籲政府及三立急踩煞車,停止與「魔鬼」的交易。

 

20210707-11.jpeg
非洲肯亞燒毀非法取得、流通的象牙,宣示打擊盜獵與黑市的決心;史瓦帝尼Ted Reilly卻主張開放象牙國際貿易(圖片來源:Carl de Souza_AFP_Getty)

 

呼籲三立集團,將一億八千萬投入台灣本土野生動物研究、救傷、收容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副執行長陳玉敏代表聯盟呼籲三立集團,現代化動物園的角色與功能,正不斷遭受挑戰與質疑,一個真正在乎保育、教育功能的動物園,絕對是以「負圈養」為榮的動物園,而非走老路,好大喜功、不斷搜羅全球各式珍稀、可愛動物囚禁圈養的方式。因此,與其花費至少一億八千萬購買會傷害野外族群保育與動物福利,且因無法掌握動物來源及讓動物必須經歷長途運輸,可能面臨的高死亡風險,不如好好思考如何將「頑皮世界」這個老舊的動物園,結合3D智慧科技展示,及三立集團既有的影視資源,讓「頑皮世界」可以華麗轉身,成為全台最酷炫,不以「圈養活體動物展示」的動物園。或把部分經費挹注給台灣更多從事野生動物研究、救傷、收容、教育的保育機關及組織,或協助政府進行上述工作,同樣可以開放民眾參觀,進行更有教育意義的付費導覽,真正保護台灣野生動物。

 

動保組織提出訴求:

  1. 呼籲政府、頑皮世界懸崖勒馬,立刻撤回18隻長頸鹿的核准許可,並退回更多野生動物的引進申請。
  2. 行政機關應完備並落實CITES相關法規與指引;針對CITES附錄所列物種之輸出入,應就生物多樣性、來源及保育進行相關審查。
  3. 中央及地方動保機關應盡快要求頑皮世界整體惡劣的圈養環境及醫療照護進行改善。

 

 

全球聯署:要求台灣政府及三立集團終止18隻長頸鹿及更多野生動物「骯髒」貿易

 

 

新聞聯絡人: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副執行長陳玉敏 0910-150-908/ 02-2236-9735
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執行長姜怡如 0953-850-303/ 02-2738-2130

 

 

【附件一】
三立集團與「魔鬼」交易?
史國大搞野生動物貿易,球員兼裁判的Big Game Parks介紹

 

  1. Big Game Parks簡介

    Big Game Parks(以下簡稱B.G.P.)為史瓦帝尼一私人經營的野生動物公園。其管理範圍包含了三個野生動物公園(Mlilwane Wildlife Sanctuary、Mkhaya Game Reserve、KaMsholo Bushveld Safari)及一個國家公園(Hlane Royal National Park)。四個園區內皆提供遊客觀光與住宿的服務。園內的野生動物有斑馬、各式羚羊、黑犀牛、白犀牛、大象、獅子及長頸鹿等。」。

    Big Game Parks執行長Ted Reilly與史瓦帝尼皇室交情匪淺。1967年史國前任國王指派他為Hlane Royal National Park的管理人。現任國王更於1998年將史國野生動物管理法 - Game Act的主管權交給B.G.P.。不只如此,他也將史國在《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與所有野生動物相關的國際公約上的決策權交由B.G.P.負責1。因此,Ted Reilly掌有「史國的CITES管理、科學與執法的權力。2

     
  2. B.G.P.負責人Ted Reilly對於生態保育的看法

    販售野生動物活體與屠體
    在B.G.P.的官方網站他們上大方的表示,其營業項目除了觀光以外也包含了活體動物及過剩動物屠體的買賣:「我們傾向將活體動物轉移至不同地方,以擴張王國的野生版圖;然而,無法被以活體形式轉移的動物,我們則進行宰殺3。」作為一個野生動物公園,B.G.P多次透過野生動物貿易獲取利益,而不是將動物無償移往其他保育區。這樣的做法備受國際保育人士批評。


    B.G.P.與美國動物園的「保育」與「救援」戲碼,大象無辜犧牲

    2003年11隻孤兒非洲象從B.G.P.被賣到美國聖地牙哥(San Diego)與洛里(Lowrey)動物園,這是10多年來第一次有非洲野生大象被捕捉送進美國。

    接著,2015年B.G.P.再次向美國動物園兜售18隻大象,當時就引發動保團體與群眾的憤怒。但雙方仍不顧國際間強烈的反對聲浪,在2016年將17隻野生非洲象(其中一隻在運送前死亡)送往三所美國動物園--達拉斯動物園、塞奇威克縣動物園及亨利多立動物園。而這起交易的監督單位——Room for Rhinos,竟然是由美國三間動物園和史瓦帝尼政府所共同組成的,相當於具有"夥伴關係"的白手套4

    對於這起充滿爭議的交易,雙方共同揮舞保育生態的大旗,實則各懷鬼胎。史瓦帝尼的保育主管人員宣稱,B.G.P.其中兩個園區中的大象數量正在攀升,已經造成原本就乾旱成災的環境嚴重的負擔,且對園中植被與棲地中的黑、白犀牛數量造成威脅。因此,Ted Reilly,決定減少大象的數量。他們宣稱無法將這些大象移往非洲的其他地區。接著Reilly宣布,若找不到其他適合牠們的去處,牠們將被宰殺5。這時三家動物園彷彿救世主,及時以「拯救大象」的名義現身。

    實際上,根據史國國家信託委員會(旅遊和環境部的一個半官方機構,負責監督該國七個保護區中的四個)的一位消息人士指出,在史國的其他保護區內有供大象生活的空間和食物,但信託委員會卻從未被B.G.P.告知有大象過剩的問題6。顯示Ted Reilly家族根本沒有盡力將動物留在野外,亦未考量大象在運輸過程與在動物園被囚禁終生的痛苦。純粹利益考量,完全把野生動物當商品! 

    南非動保組織Ban Animal Trading South Africa直指:B.G.P.隻手掌握整個國家的生態保育大權,但實際上不過是一個替動物園繁殖動物的農場。從2003年賣11隻大象到美國,到2015年要再賣18隻。這期間他們到底採取什麼實際措施,來確保園區內的大象不會有數量過多的現象?顯然沒有!


    B.G.P.與動物園間的曖昧關係,顯然說明在某處永遠有著「過剩」的動物,被關在在狹小的飼養空間,好讓他們繁殖且獲利,然後再以「破壞棲地平衡、壓縮其他物種生存空間」的名義被兜售出去2

     
    20210707-3.jpg
    史瓦帝尼Big Game Parks 過去曾以非洲象數量過多為由,出售年輕大象到美國動物園,拆散原有的象群結構,對高智商、富有情感的大象造成巨大痛苦。 (圖片來源: SHUTTERSTOCK)


    提倡犀牛角、象牙貿易合法化  僅管可能助長盜獵,也要拿到眼前利益
    CITES分別於1989年與1977年頒布象牙與犀牛角的貿易禁令,而Ted Reilly卻反其道而行,積極推廣讓犀牛角與象牙在國際交易市場合法化。第17次與第18次的CITES締約國大會,Ted Reilly都代表史瓦帝尼提出開放國際合法交易白犀牛角的提案,提案也同時提到合法化象牙貿易,但最後都遭否決。但從相關提案中可看到「B.G.P.,史瓦帝尼CITES的官方主管機關,為國內唯一販賣犀牛角的單位,將直接販售給少數具有證照的零售商7。」Ted Reilly球員兼裁判獨攬利益,其心可議。

    Ted Reilly認為「非洲犀牛是屬於非洲的,牠們也應為非洲國家帶來益處8。」並批評國際間將查緝到的犀牛角、象牙燒毀的行為是非常浪費的,應該將它們賣掉賺取經費;或是將犀牛當作經濟動物取其角獲取經費。實際上,這些錢是否真的挹注犀牛保育相當令人質疑;同時,開放貿易讓想利用犀牛牟利的繁殖業者與盜獵者蠢蠢欲動,更為鄰近國如:南非、納米比亞開啟一扇門,讓他們間接參與犀牛角貿易。若大量的犀牛角、象牙合法進入市場,將進一步提升亞洲對犀牛角的需求,而且人們對「野生動物療效」的迷信,將持續讓野外族群面臨強大獵捕壓力,對保育造成強大威脅。

     
    20210707-4.jpg
    史瓦帝尼Big Game Parks大力支持犀牛角與象牙貿易合法化(圖片來源:Big Game Parks官網)


    支持野生動物私有、支持戰利品狩獵

    Ted Reilly雖表示他個人不喜歡殺戮野生動物,尤其是為了運動或樂趣而殺戮,而他也不會讓B.G.P.園區內出現「戰利品獵殺」9,但卻認為戰利品狩獵的需求必須被滿足。也認為只要此人擁有犀牛的所有權,那麼射殺牠的行為就不應該被干涉,即使犀牛已經瀕危。

    他宣稱讓人擁有野生動物所有權是保育生態的不二法門。如果開放野生動物所有權,且讓飼主管理自己的動物,絕對會讓自然棲地顯著擴張。而要做保育必須達到經濟穩定,獵捕動物則是達到經濟獨立的一種方式9


    他大力鼓吹南非這種允許私人擁有野生動物的做法,認為這讓瀕危動物的數量顯著增加。然而這樣扭曲的保育政策有意無意忽略的是:這些私有的野生動物是否生活在一個健全、富足的生態系,而能夠有助於生態永續;還是被飼養在狹小的、單調的、不能滿足自然天性的場所,讓野生動物「經濟動物化」。這個系統讓動物在數量統計表中僅僅是一個數字,而牠們飼養、繁殖、交換運輸、買賣過程的福利問題完全被忽視。這正是B.G.P.所支持的,利用他在史國獨攬的權力,將瀕危動物當作生財工具繁殖、販售以獲利。
     
20210707-7.jpg
史瓦帝尼Big Game Parks的犀牛被圍籬圈束在小範圍內,亦可能被出售到其他國家。(圖片來源:Big Game Parks官網)

 

 

資料來源:

  1. https://reurl.cc/W3Oxbk  Big Game Parks – 50年來史瓦帝尼的生態保育 (2014)
  2. https://reurl.cc/Q9aRY0 史瓦帝尼大象:商業買賣野生動物絕非保育 – Ban Animal Trading South Africa (2015) 
  3. https://reurl.cc/EnQNla 有關Big Game Parks – B.G.P.官方網站
  4. https://reurl.cc/4aNrNV 無視各方抗議,非洲大象仍被送往美國的動物園 – Jani Hall, National Geographic (2016)
  5. https://reurl.cc/MAzOzn 動物園稱之為「解救」,但這樣大象真的有比較好過嗎? - Charles Siebert,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2019)
  6. https://reurl.cc/j8rj7M 史瓦帝尼無視其他替代方案,出口野生大象 – news 24, South Africa (2015)
  7. https://reurl.cc/ZGNdg6 史瓦帝尼 - 跳脫思考框架,以合法化交易拯救犀牛 – Professor Keith Somerville,ICWS Senior Research Fellow (2016)
  8. https://reurl.cc/2rQAOX 合法化犀牛角與象牙買賣,應對非洲有益,史瓦帝尼政府表示 – Karl Mathiesen, The Guardian (2016)
  9. https://reurl.cc/ZGNe1W 史瓦帝尼向非洲示範如何拯救犀牛 – Ted Reilly訪談第一章 – Scott Ramsay (2014)

 

 

【附件二】頑皮世界進口長頸鹿的行政流程
 

20210707-14.jpg

 

 

 

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All rights reserved by EAST 立案證號:台內社字第八九〇九四〇〇號 法人登記證號:110證他字第35號 (02)22369735~6 02-23651701 eastfree@east.org.tw 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四段162號3樓之3
劃撥帳號:19461051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網站協力:拾穗者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