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22 動物保護

庖丁解牛與動保運動-《養生主》的現代啟示錄

【前言】

《養生主》呈現一幕又一幕人與人、人與動物互動的真實經驗,或許「真實」就是紀錄片感人而唯一不假外求的特質。影片中義工跟她們所照顧的流浪狗、跟她們所信賴的獸醫之間真誠相待;板橋市清潔隊長提醒政府「留意自然的反撲、發展的步伐慢一點」;小狗「隨和」在籠子內外之間與恐懼的拉扯等等,都是令人感動的真實生命影像。

然而「真實」會不會也很多樣?甚至相互之間充滿歧異?而且可能正是《養生主》這堂課有趣的地方?

如若以上課的角度來看《養生主》(本片),其教材還應該包括導演朱賢哲在與「關懷生命協會」(協會)合作時期所拍的另外兩部影片《齊物論》、《卑微的沈默》,以及記錄三片攝製心路歷程的<流浪狗紀錄片日記>(日記),和公視發行本片DVD中的導演專訪(專訪)。

紀錄片的「幕後花絮」有時會比正片更精彩。朱導演的日記,實際上也道出比上述三片中生命影像更多的「真實」!

日記長達1萬8千多字,與本片相關的關鍵,則有下述幾處:

1.朱導演不解為何時任協會秘書長的「釋悟泓」,會對他如此信任。(包括議題與器材的選擇、題材與主角的改變、呈現的內容與『尺度』,以及經費與人力的投入等等)。

2.本片主角楊秋華在導演想幫忙提飼料時所說的話:「我自己來!你幫得了今天,也幫不了明天!」,並補充一句:「的確,誰也幫不了誰」。

3.導演說:「我認為紀錄片是為自己而拍,為自己成長而拍,我不是為流浪狗或楊秋華而拍,更不是為社會運動而拍…」。

4.導演與釋悟泓的衝突,導致本片後製暫停的關鍵:

「其中最大的爭議點是:影片中李醫師在真情流露下,批評了流浪動物之家、關懷生命協會與劉香蘭三個動物保護團體,有一再向政府爭取經費,但不知道經費用到那裡的質疑。

釋悟泓本身並不在意李醫師批評了關懷生命協會,但是他在意李醫師批評了劉香蘭。釋悟泓認為李醫師指名道姓批評劉香蘭似乎不妥,怕對她個人有所傷害。釋悟泓建議我這個地方消音,協會也有其他人建議我拿掉這個鏡頭。但是被我拒絕了。

我認為,李醫師的談話充其量,只是批評與質疑。任何團體與個人本來就有可能接受不同的批評與質疑。為此,要在這鏡頭消音,甚至於刪去這鏡頭,我真是無法接受。況且,這是李醫師最真誠令人動容的鏡頭。最後結論,釋悟泓與協會要暫時停止經費繼續這個紀錄片工作。」

5.協會新任理事長將本片版權讓出,而由公視接手贊助、完成最後修剪後,前述爭議消失,「最後竟然結果一樣」的曲折:

「李醫師一直不願意來看影片,令我感到不妥。一次,我忍不住在電話告訴他:你在影片中批評了一些團體,我將來會公開播映,你要不要了解一下?李醫師答:罵都罵了,罵了就要負責。我不死心,再把細節描述給他:你批評了關懷生命協會、流浪動物之家、劉香蘭這幾個團體,你覺得沒有關係嗎?李醫師愣一下:劉香蘭是我同學的媽媽……怎麼辦?

這次我沒有遲疑,我告訴李醫師,在影片中,我會用狗叫聲把劉香蘭名字的聲音蓋掉,將來你不會為難。」

由於我就是導演筆下、當時的「釋悟泓」(出家法號),為行文方便,以下就以第一人稱書寫。

閱讀全文

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All rights reserved by EAST 立案證號:台內社字第八九〇九四〇〇號 法人登記證號:105證他字第232號 (02)22369735~6 eastfree@east.org.tw 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四段162號3樓之4 劃撥帳號:19461051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網站協力:拾穗者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