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01-09 動物保護

以「負圈養」為榮的動物園

「大多數動物園都還是抱著搞馬戲團的心態,也就是說,娛樂觀眾和門票收入,遠比任何問題都來得重要。」這是加拿大一個保育團體Zoo Check說的。他們長期追蹤、觀察由加拿大賣出或贈送到世界各地動物園的北極熊。總的來說,他們發現「動物園真不是一個動物住的地方。」

台北市立動物園也曾經從加拿大引進兩隻北極熊,牠們可說是痛苦一生,先後客死他鄉。第二隻熊在死前罹患嚴重皮膚病,群醫束手,連國外專家也幫不上忙。最後被移到動物園的「後院」--關在那裡的動物,不對遊客開放,讓大家可以「眼不見為淨」。

受盡折磨而死的北極熊屍骨未寒,動物園又蓋了一座所謂的「極地館」,宣稱位在亞熱帶,用水泥噴成冰柱模樣、終年施放冷氣、甚至外加冰塊的台北,絕對可以提供北極熊最好的飼養環境,絲毫沒有反省極地氣候的難以人工複製,且又開始到世界各地探聽有無可能再弄兩隻北極熊進來。

當時,在瑞士的蘇黎世動物園裡恰有兩隻北極熊,雖然冬天還有冰天雪地的氣候可供北極熊「回味」自然,但卻因圈養環境不佳,北極熊有嚴重的刻板行為--不斷重複的來回走動、搖頭晃腦等,遭到當地遊客對動物園的嚴重詬病。在聽說台北有錢建造一個非常好的極地館後,就積極想要轉讓。

這事後來引起國內外保育團體的關注,台北市立動物園也就從善如流,放棄北極熊。不過,他們可並沒有放棄前述對「娛樂觀眾和門票收入」的堅持!

世紀末是台北市立動物園風光的一年。首先是從澳洲進口無尾熊,其次是先後兩批國王企鵝,接下來又說要弄一隻大陸的貓熊到台灣。這大陸貓熊的進口還有競爭者,就是那身兼民主進步黨黨主席,又是高雄市市長的謝長廷。聽說他是為了兩岸和平著想,也許他會想跟貓熊說:「為了兩岸和平還有我的政治風采,希望貓熊能犧牲小我成全大我!」

無尾熊和企鵝到了台北,透過媒體前前後後一陣熱吵,民眾瘋狂前往探視。動物園不敢怠慢,每逢佳節週休就嚴陣以待,趁亂好好教育國人:他們不斷的呼籲遊客,不要干擾那些怕被干擾的動物,否則無尾熊睡不著覺生病了,企鵝蛋孵不出小企鵝,他們可不管!

諷刺的是,動物園的人事和預算還歸教育局和教育部主管呢!新世紀第三天,教育部在新年記者會上明訂2001年為「生命教育年」,特將「動物園一日遊」當成是值得推廣的做法之一,和「反省十分鐘」、「和大自然對話」、「日行一善」等項目並列。很顯然的:教育部對台灣動物園「教育功能」的認知,可能連「好好反省十分鐘」都沒有。其實,從動物園炒熱進口動物商機的行徑來看,他們好像應該歸建設局的工商管理科來管才比較名符其實一點!

什麼是「生命教育」?台灣的動物園--尤其是有錢又有人、競爭力強大的公立動物園,只要不斷進口台灣沒有的珍稀動物,在展示、宣傳的包裝下(簡單做些介紹生態及動物習性的看板,而看板往往淹沒在人潮擁簇之下),大聲的喊一句:「看牠但不要干擾牠」、「愛牠但不要太瘋牠」,這樣便說是「生命教育」了?

台北市動物園的企鵝孵不出小企鵝來,這是很沒面子的事。不過最遺憾的恐怕還是失去了商機,讓南部某個私人動物園搶了風采,連年底要競選縣長的現任副縣長都親自出馬,要為他們所孵出來的小企鵝舉辦命名活動。

小企鵝「破殼未捷身先死」,我們也很遺憾,也很希望能瞭解其中的機先。在去年底趁著到英國愛丁堡大學訪問的機會,我抽空拜訪位於市郊的愛丁堡動物園。由於透過安排,接待我的是一位負責教育的主管,一聽說我想來看他們的企鵝,又問他企鵝蛋為什麼會孵不出來,他連忙表示,剛引進企鵝的動物園都比較沒有經驗,似乎不太想深入這個話題。然後他帶我去看他們的教育設施,邊走邊指:這裡即將改建,那裡過去關過猴子,…等等。最後他強調,他們的經費很不夠,其實就設備、場地、設施而言,跟台北市立動物園比,是差得遠!後來才知道,原來他來台北動物園開過會,對於動物園之有錢、硬體設施之豪華,印象深刻。

愛丁堡動物園的員工約有120人,其中十分之一負責教育。最讓他們自豪的據說是擁有一個影像部門,可以自行製作各種教育教材。也有專人跟學校接洽,定期安排學生參觀動物園,學習有關野生動物生態或是保育的知識。由於時間不多,我匆匆告辭,想在日落之前在園內走一圈!我一路快步走著,心想此行可能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收穫了,畢竟這個國家的國民,對動物園角色和功能的認知已有很大轉變,園內遊客不是外來觀光客,要不就只是到當地一個古老餐廳聚餐的人。

直到我走到圈養犀牛的地方,發現旁邊立了一個告示,寫著:「圈欄太小嗎?別擔心,這一小塊地,是給犀牛暫時待著用的!牠們通常都可以自由走到後面大片的草地上去。只有在某些情況下,例如,天氣很糟,草地太過泥濘時,照顧者才會將犀牛暫時關在這裡,只要確定不會有安全上的顧慮,就會放牠們回到草地。」原來牠們是要遊客放心,犀牛只是暫時被圈養在遊客前方的一小塊水泥地上,而且是為了犀牛的安全著想。告示說明的意義,不是說他們有多大的草地可供犀牛遊憩,而是他們很在乎人們對動物生命權益、動物福利的關心!

最後,就在我將要走出大門之際,忽然看到左邊灌木叢裡有一頭「大象」,兩隻巨大的象牙跟牠身後的禿樹前後輝映。旁邊同樣有個牌子,我趨前讀著幾個大字:「在這個動物園裡,除了這一頭以外,你看不到任何大象。」牌子上的小字繼續說明:「大象是智慧很高的社群動物。在野外,母象跟下一代緊密生活在一起,小公象在成熟期會離開母群,成年公象會在母象發情時,和象群結伴為伍。愛丁堡動物園根本不可能提供上述那樣的環境條件,因此我們決定不圈養大象。」

那頭大象其實是石雕的,立在那裡告訴遊客他們沒有圈養大象。這才是他們「生命教育」的機先吧,回程途中我不斷思索著。

我們知道,為了節約能源,有所謂「負瓦特」的觀念:拿興建核電廠的錢,來補助消費者換用較為省電省能的器具,不但可以節約用電,也可以省卻核廢、核電廠除役的費用和負作用。

物理學家則說:「生命以負熵為生」,新陳代謝的本質,乃是使有機體成功的消除了它自己活著不得不產生的全部熵。我從愛丁堡動物園的寧靜中體會到,如果,以囚禁動物為本職的動物園,要能進行所謂尊重生命的「生命教育」,或許「負圈養」才是一個起始點:以不圈養某一種野生動物為傲,而不是以擁有、炫耀更多的珍奇異獸為榮。

愛丁堡動物園裡,一個展市區展示著一頭石雕大象,一旁的告示牌寫著:在這個動物園裡,除了這一頭以外,你看不到任何大象。愛丁堡動物園不可能提供自然的環境條件,因此我們決定不圈養大象。 攝影 / 假熊

作者:釋悟泓

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All rights reserved by EAST 立案證號:台內社字第八九〇九四〇〇號 法人登記證號:105證他字第232號 (02)22369735~6 eastfree@east.org.tw 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四段162號3樓之4 劃撥帳號:19461051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網站協力:拾穗者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