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09-10 動物保護

犬籍管理,獸「醫」「政」相抗,起步維艱

昨天的「狗節」很熱鬧,首先是主管機關農委會宣佈:要在星期六舉辦嘉年華會式的遊行幫流浪狗找家,台北市建設局則舉行校園安全守護犬認養活動座談會,而民間也有團體在總統府前為流浪狗舉辦超渡法會,以及「99狗節,救救狗,給愛心犬一條生路」遊行活動。而全國獸醫師公會聯合會更發起全台獸醫全面停辦農委會委託實施的犬籍登記制度,以凸顯政府動物保護政策與制度,仍存有諸多缺失及衝突的現象。

「犬籍管理」、「寵物繁殖與買賣管理」、「鼓勵絕育減少狗口過剩」是政府面對流浪狗問題的三大政策工具。犬籍管理必須全面同步實施,才不會出現民眾或相關的社會次系統──例如寵物業──觀望的情形,而且必須要有相對週全的配套措施,才能在實施之後,減少預期或未預期的漏洞,造成政策被打折扣,而傷害到政府的公信力與公權力,最後受害的還是無辜的動物。

此次獸醫師公會與獸醫主管機關農委會的醫政相抗,除了晶片的價格與數量,以及設立登記站之補助等涉及現實利益衝突的問題外,還有一個基本並非技術上可以解決的技術問題:即「晶片注入是否屬醫療行為」的爭議。

晶片註記是一種注射行為,只不過注入的不是藥品而是晶片,就這樣出現了模糊地帶。站在獸醫界的立場,植入晶片是否屬於醫療行為?除了經濟考量外,還有獸醫專業與倫理的大義在。

個人認為:不論是從動物保護或獸醫的觀點來看,就算植入晶片本身是否為醫療行為仍有爭議,它卻不應該和其他的醫療行為分開,而將它單獨的從獸醫師法劃分出來,形同化外之地。首先,犬籍管理的主要規範對象是寵物飼主,而提昇飼主責任是減少流浪狗的治本之道,也是動物保護教育最基本的一環。和飼主接觸最多的人,非獸醫莫屬,獸醫是提供飼主正確動物飼養、動物行為與動物福利知識,或成為諮詢窗口的最佳管道。如今將晶片植入此一與飼主建立良好關係的機會,從獸醫院分開,等於減少這個機會。

再者,為犬隻注入晶片,並不能單純視為一項技術,因為犬隻的健康情形、犬隻的適當保定等,非受過專業訓練的人,不僅可能做不好,有危動物福利,對於飼主或旁觀者而言,也可能是一個錯誤示範。固然,獸醫良窳均有,國內整體獸醫教育的專業與倫理也有待提昇,但大方向應該朝提昇獸醫專業之地位來看,是不會錯的。

農委會官員之所以堅持開放植入晶片亦可由繁殖及美容業者民間團體來執行,也許是有提昇晶片植入實施廣度的考量,但不無安撫寵物繁殖、買賣及美容等相關業者的用意,擔心他們的反彈,而製造耳語反宣傳,誤導寵物買主或飼主拒打晶片!

寵物繁殖及買賣業者對於農委會這個「良法美意」是否有善意回應目前還看不出來。不過,農委會此一犧牲獸醫專業形象換取寵物業合作的政策考量,卻有值得深入探討的地方:

相對於寵物繁殖與買賣的管理而言,犬籍管理涉及的商業利益最大,牽連的層面最廣,要在不同的觀點中找出平衡點,不只須要時間,更須要良性的討論文化。

1. 農委會官員在制定犬籍管理辦法及收費標準的過程中,無論是在公聽會或是在座談會上,雖然在形式上努力的聽取各方意見,但對於觀點有衝突的意見,卻絕少導引與會者相互對話,認識彼此的岐異所在,再來尋求交集的可能性,而只是當埸或事後發揮主席的威權,做成「二一添做五」或「各打五十大板」式的裁決。獸醫界充份感受到的不是討論已有「共識」,而是「異見」未受尊重。

2. 犬籍管理重要,但假如有人(及其所飼養的寵物)不願意入籍,政府必須有辦法讓其無所遁形,也就是說「棍子與葫蘿蔔」的配套措施應先上路。更要充份做好期前宣導,如今,「動保法」公告已快一年,施行細則尚未出爐,動物保護檢查員都沒成軍,匆匆訓練也無法立刻進入狀況,各地捕犬與收容所之間對於走失犬隻的協尋系統也不健全,寵物業的規範也沒建立,宛如百廢待舉,卻獨厚晶片推廣,又像孤軍深入,四面楚歌。誠不知輕重緩急之判準何在?

3. 畢竟獸醫公會與農業主管機關 「 臍帶相連」,和寵物業也是唇齒相依。這個風波也許不會持續太久。不過,經此一來,民眾對政府施政的信心,恐怕要打折扣,而獸醫專業與倫理,獸醫尊嚴的提昇,恐怕還是要有心人士多加深思。

衝突的觀念可以引發新的觀念,動物保護也須要政治學習,也須與經濟利益對話,但是如果政府官員口中的「沒有貿然實施」或「作業時間達九個月」,只是意味著各方都有說話的機會,卻沒有意會到「各說各話」,並不等於「對話」,未來政府政策「大不行」的爭議,恐怕還會不斷上演。

作者:釋悟泓

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All rights reserved by EAST 立案證號:台內社字第八九〇九四〇〇號 法人登記證號:105證他字第232號 (02)22369735~6 eastfree@east.org.tw 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四段162號3樓之4 劃撥帳號:19461051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網站協力:拾穗者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