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09-03 動物保護

訪紐約學治安,何妨也學「和平警察」

報載台北市長馬英九為了改善治安,決定在近期赴美國紐約取經,考察觀摩該市警政單位如何預防、打擊犯罪。「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紐約的治安以前惡名昭彰,近幾年來獲得改善,市長有心前往學習改善之道,值得鼓勵。

犯罪固然不一定是用暴力,不過暴力的使用,往往是犯罪的先聲。而一旦將暴力施加於弱勢或無辜的生命,不但是增加社會問題,也等於是為治安埋下隱憂。

去年春節前不久,我有機會前往紐約拜訪美國歷史最悠久的「美國防止虐待動物協會ASPCA」。並實際跟隨他們的和平警察(Peace Police)出勤,查看好幾處民眾檢舉或報案的現場:例如,有人說有一隻貓在一家義大利餅店的通風管裡,懷疑遭到店主的虐待,到二處公寓房子,探訪寵物的飼主,並檢查其所飼養的動物是否受到虐待,以及到一個空屋附近,檢查是否有被「疏於照顧」的狗,一天下來,雖然實際上並沒有任何人受到警告,或被開罰單,但和平警察卻也再一次的藉此機會,與飼主或附近的居民溝通有關動物保護的精神與意義所在。

這些和平警察,依照法律規定,實際上具有警察身份,開警車、配警槍,可以執行逮捕現行犯,也可以在情況緊急的時候,破門而入,搶救可能具有生命危險的動物,當然,他們也與一般的警察聯網,共同打擊各種犯罪,只是他們的重點在於與動物有關的犯罪,例如,鬥狗、鬥雞等,而且通常會涉及賭博、販毒、殺人等延伸性的犯罪所為。目前,他們平均一年要處理5,000個案件,逮捕大約300名現行犯。

「美國防止虐待動物協會」總部位於紐約,因其歷史淵源,而有此一目前世界尚稱獨一無二的「和平警察」之設置(具說舊金山也在研究其可行性)。我們的「動物保護法」去年10月才剛通過,要能真正落實,還有一大段距離。不過,若能妨照「野生動物保育警察」的作法,挑選、訓練喜歡動物或具有動物保護意識的警員,做為「和平警察」的台北模式,配合屬於農政單位的動物保護檢查員,共同推動、落實動物保護法,對於提昇市民動物保護的意識,促進人與動物的和諧應具有正面作用。

動物保護雖是國際潮流,不過做好防止動物虐待,並不只是一個「國際面子」問題。紐約的「和平警察」雖然旨在防止或預防動物虐待,其實也間接在防止或預防暴力犯罪。事實上,在許多先進國家,動物福利組織、兒童福利組織,以及許多官方或民間機構的社工人員早已注意到,動物虐待與兒童虐待,老人虐待和家庭暴力之間的「有機聯帶」。而一個出現虐待動物行為的兒童也很可能具有「心理失序」的現象,而必須予以立即的重視。美國精神醫學會早在1987年就已經把「虐待動物」列為行為失常的症狀之一。

「預防重於治療」,我們相信市府官員與警政主管不會不懂。不過,上任之後,對於流浪狗「鐘愛有加」的馬市長,也許更可以藉訪問紐約警方的機會,了解紐約市設置「和平警察」的作法、精神和目的,從預防暴力、減少犯罪因素的角度,為動物保護的實踐面,找到新的著力點。

作者:釋悟泓

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All rights reserved by EAST 立案證號:台內社字第八九〇九四〇〇號 法人登記證號:105證他字第232號 (02)22369735~6 eastfree@east.org.tw 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四段162號3樓之4 劃撥帳號:19461051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網站協力:拾穗者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