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6-30

亞洲熊場對動物行為醫療及福利之影響

作者: 芭芭拉瑪詩博士Dr. Barbara Maas

概述

根據官方數據,目前中國熊場囚禁超過七千頭熊(范Fan和宋Song,1997),南韓與越南也有圈養熊的情形。這些熊場的主要目的是提供中國傳統醫學(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經常簡稱TCM )使用的熊膽汁,他們利用永久植入囚熊膽囊內的套管或組織?管,來抽取囚熊的膽汁。 這份報告針對亞洲圈養熊的行?、獸醫及福利問題,提供最新的評估結果,並以過去15個月、兩份針對亞洲44家熊場所進行的獨立調查為資料來源。本報告探討嚴重的長期壓力對囚熊的健康與福利的影響,並指出禁箇在狹窄空間、衛生不佳、營養不良、不當的手術與醫療照顧、幼熊過早與母熊分離等因素綜合形成的環境壓力,已超出動物的適應範圍。 具體發現如下:

  • 亞洲熊場內供成熊和幼熊居住的獸籠,在大小、間隔與內部結構方面都不合適。

  • 所有熊場內都可觀察到異常行?,例如刻板行為、長期不動與自殘。

  • 熊場裡的繁殖成功率顯然很低,與官方統計不符。

  • 幾乎所有熊場都公開承認,會購買野外獵捕的熊隻來增加圈養數量。

  • 許多熊場根本沒有獸醫,有些只聘請技師。手術往往不是由專家操刀,也未在消毒環境下進行。

  • 儘管採用了不需使用套管的新?管法,熊仍明顯出現健康不良的症狀,這是手術直接造成的健康問題之一。

  • 熊會有疼痛、皮膚病、體外寄生蟲、毛髮脫落、骨頭變形、外傷、四肢腫脹、齲齒、呼吸問題、腹瀉及瘢痕等症狀。

本報告總結認為,抽取熊膽汁的熊場必需在熊身上植入永久性的熊膽套管或?管,這根本不是所謂「為了保護熊的身心健康而設計的現代飼養法」。 結論是,基於上述種種理由,這種作法必須廢除。多野外的熊被盜獵。


簡介

無論是人類、還是非人類,痛苦都具有倫理道德上的重要意義,因此我們歡迎世人對痛苦的存在與程度具有新的洞察力。
~ 約翰 阿瑟(John Archer),1990年

在根據官方數據,目前中國熊場囚禁超過七千頭熊(范Fan和宋 Song,1997),南韓與越南也有圈養熊的情形。被囚禁的熊大多是亞洲黑熊,但棕熊和馬來熊也很常見。這些熊場的主要目的是提供中國傳統醫學使用的熊膽汁,他們利用永久植入囚熊膽囊內的套管或組織?管,來抽取熊的膽汁。

傳統中醫視熊膽汁及熊膽為「涼」性藥,可治療視力不良、發燒、發炎以及肝臟與心臟等方面的疾病。然而,如今它們也用於製造非傳統與非必要的產品,例如洗髮精、喉糖、醒酒劑、酒、罐裝果汁和茶。除了在日本、南韓、中國、香港與臺灣需求量極大的熊膽汁與熊膽以外,中醫也把熊的其他許多部位當作是具有療效的藥。熊掌更被視為菜譜中的一道極品。近年來,亞洲許多地區都日趨富裕,造成對這些物品的需求也急遽增加。


熊膽汁裡含有一種稱為ursodeoxycholic acid的物質,簡稱UDCA,在藥理上,這是非常活躍的物質。臨床試驗顯示,UDCA可以有效治療一些肝臟疾病,也有助於膽結石的分解。自1995年開始,在日本已經可以用牛膽合成便宜的UDCA,做為屠宰場的副?品,美國的Ciba-Geigy公司也能製造這種物質。但是,由於是人工製造而成,合成UDCA在許多將熊膽和膽汁寫入藥方的中醫師眼中,並不能替代傳統藥材。同樣的觀念認為,人工飼養熊的膽汁比不上野生熊的膽汁。然而,即使根據中藥的理論,至少有50種草藥可以替代熊膽汁的功效。1999年11月在TRAFFIC所舉辦的研討會上, 羅嚴沃(Lo Yan Wo)博士、 何凱成(Ho Ka Cheong)博士及Scarlett Pong博士,代表香港數千名中醫師、中草藥醫師與藥劑師,提出了一份名?《熊膽的替代品-放棄熊膽,改用草藥》的報告。這份報告指出,由於擔心捲入非法交易,或是基於道德因素、成本、贗品氾濫、眾多草藥與人工合成替代品可選擇等考量,許多傳統中醫師都不願買進或使用取自瀕臨絕種動物的產品。倫敦中藥註冊協會的會員Stephan Chmelik表示:「幾乎沒有醫師會想到要使用熊膽……; 20年多來,中醫在英國推行地相當成功,不使用熊膽並未對我們在行醫時產生任何限制。因此,中藥註冊協會非常樂意支持禁止使用熊膽,同時廢除人工飼養熊隻的行為。」(對 Roberts個人所提供之意見,1997)黑龍江齊齊哈爾野生藥草資源保護中心的王國節(Wang Guo Jie)先生,雖然不反對飼養熊來抽取膽汁,但他也表示:「鑒於熊的數量正逐漸減少,所以有必要尋找熊膽的替代品,以保護自然資源。」(Wang,1994)他還補充說,「有超過一百種植物」以及家畜的副?品,具有跟熊膽及熊膽汁一樣的退熱與消炎功效。(Wang,1994)

位於中國黑龍江省的國營熊場內, 另一棟較新的囚熊建築


隨著亞洲野生熊的數量不斷減少,在官方的同意下,中國於80年代中期開始設立熊場,據說是作?一種保育手段。(Wang對Dickson個人之意見,2000年8月5日)但在十五年後的今天,沒有任何科學證據顯示野生熊因此而得到保護,逃過那些?了中藥目的而進行的非法獵捕行為。IUCN/SSC熊專家組織的聯合主席Christopher Servheen博士及其他許多專家都表示:「?了抽取熊膽汁而圈養熊,可能會讓熊膽的需求量變得更大。因此,圈養熊反而會促進與造成熊膽的需求量增加。……圈養的作法使各界的注意力集中在將熊視為商品這件事上,使科學界更加忽視野生熊的保育問題。」此外,「在熊場內繁殖熊的成本過高,使許多熊場業者認為捕捉野生熊更加便宜。在經濟考量下,熊場勢必會影響到野生熊的族群。」 (Keith Highly,「藥用熊產品之非法貿易」國際研討會, 西雅圖,1994)英國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SPA)訪問過的熊場,幾乎都公開承認,他們會用野外捕獲的熊來增加圈養數量。


在物以稀為貴的情形下,熊膽價格節節攀升,在一些地方更是暴漲。因此,就像有些人說的,只要對熊產品的需求存在一天,每隻活熊的頭頂上就像被貼了價格標籤一樣。在亞洲許多地方,活熊的價格比黃金價位還高。由於缺少立法、執法不力、現行法律的漏洞,再加上要分辨野生熊膽與其他動物的膽、或是分辨它們與囚熊產品,都不是容易的事,因此監控這些非法貿易仍困難重重。儘管中國官員說,熊場可以解決對熊產品的需求,但在俄羅斯、美國、加拿大、以及南美,熊仍繼續遭到獵殺,以供應亞洲市場對熊產品的需求。舉例來說,在俄羅斯的遠東地區,亞洲中藥市場對熊產品的需求,據說已大幅刺激堪察加半島上合法與非法獵殺棕熊的行為。(Revenko,1994)

根據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簡稱CITES)的規定,任何亞洲黑熊及其身體器官的跨國走私都是嚴令禁止的。儘管中國官方組織曾於1988年聲明:「過去幾年中,我們已經沒再批准熊膽的出口。」(Asahi時報,東京,1988年2月13日)但是中國延邊農業學院和中國珍貴動物飼養場的李(Li)和金(Jin)先生(1991)宣稱--他們機構製造的熊膽汁產品,「在國內外都賣得很多」。有些人則表示,希望能出口中國熊場的產品(Chen等人,1994)。令人不解的是,即使於1999年8月,中國兩座國際機場的候機室裡,還公開販售熊膽汁做的藥。除此之外,一家養了三百頭熊的熊場也坦承將場內的產品出口至亞洲的其他國家。許多熊場的客戶都來自南韓、臺灣、中國香港、新加坡和日本。


這些貿易對野生熊群具有極大的潛在威脅。據估計,從1979年到1988年8月,中國對日本出口大約11,000到59,000顆亞洲黑熊膽。日本還進口了大約8,000到17,000顆懶熊膽(Milliken,對Servheen個人所提供之意見。Asahi時報,東京,1988年2月13日)。中國的養熊業最近已經發生一些變化,小規模的養殖作業逐漸減少,能圈養數百頭熊的大規模營運卻與日俱增。此外,中國在1988年生?的6,375公斤熊膽汁中,只有4,209公斤是在該年消費掉的(Fan,2000)。

根據Ma和Zou(1994)的說法,由於棲息地遭到破壞、非法獵殺、以及盲目追求經濟利益的作法,使中國境內的熊隻數量持續減少(Zhang等人,1994;Wang等人,1994;Cheng,1994)。一般咸認,人口的持續增長、以及可能對執法造成影響的軍隊裁員,都助長了對亞洲黑熊的濫捕濫殺(Zhang等人,1994)。IUCN/SSC熊專家組織的成員Ma博士及其同事Zou博士強調,在補救措施當中,法律的執行與提升對熊類的保護意識至關重要(Ma和Li,1999;Tong與Zhao,1994)。

由於缺乏質與量的資訊、再加上資訊管道不順暢,要有系統地檢視亞洲飼熊業極為不易。這份報告主要以與熊場相關的行?與醫學為主,大部分的資訊來自對亞洲44家熊場所進行的兩項獨立調查。這些調查都是在過去15個月內完成,其中由英國世界動物保護協會主導的調查大多採秘密進行的方式。英國世界動物保護協會造訪中國南部、東南部及東北部的十一家熊場,除了訪談熊場員工以外,還取得超過10個小時的錄影帶證據。 這些熊場大約圈養了2,580頭熊,在目前中國熊場圈養的全部熊數中,大約佔了37%。總部設在香港的保育團體亞洲動物基金會(Animals Asia Foundation,簡稱AAF其成員包括一位外科獸醫),曾提供我們有關中國、南韓以及越南的相關資料。?了使這些資訊適用於更廣泛的科學範疇,我請教過50多位不同領域的國際專家,包括獸醫、農場學、實驗動物科學、動物園生物學、應用動物行?學、畜牧學、生物壓力實驗外科學以及動物福利學。在這些專家中,有許多都具有熊的專業知識。他們的姓名與所屬機構都附錄在本報告後。除此之外,還附了一份七十餘人的名單,他們都是在各自的相關領域中,對熊場內動物的行?醫學與福利問題表示關注的人士。(見附錄一)

本報告的目的在於針對亞洲飼熊業的行?、醫學與福利,提出全面與最新的評估。在一些人聲稱熊場議題不值得重視之際(范Fan和宋 Song,1997;Fan,2000),再加上維持熊場將有助於保育與福利的說法、以及熊產品的合法貿易有可能在國際間持續擴大的情況下,本報告的完成可以說正是時候。

報告下載

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All rights reserved by EAST 立案證號:台內社字第八九〇九四〇〇號 法人登記證號:105證他字第232號 (02)22369735~6 eastfree@east.org.tw 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四段162號3樓之4 劃撥帳號:19461051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網站協力:拾穗者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