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06-28 家畜 人道屠宰

請消費者「為牛請命」-拒吃以殘忍虐待方式生產的牛肉,請屠牛業者善待動物


根據本會研究調查:全台灣約60幾家屠牛業者,每年約屠宰6萬5千多頭牛,但唯有1家合法的屠牛場是今年6月才獲准通過的,其餘通通是未經合格設立登記、及沒有獸醫師駐場檢驗的非法屠宰。也就是說消費者所吃的國產牛肉,在疾病、衛生上是完全沒有經過檢疫的,衛生、安全堪慮。

  包括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消費者文教基金會、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全國教師會生態教育委員會等民間團體,在28日召開「請消費者『為牛請命』--拒吃以殘忍虐待方式生產的牛肉,請屠牛業者善待動物」的記者會上,公佈了調查影像,將屠牛業者在運輸、繫留到屠宰的過程,許多違反法令,並且嚴重殘虐牛隻的行為,公佈予社會大眾,希望消費者能共同以拒買的行動,為遭受殘忍虐待的牛隻請命,一直到業者願意負起商業道德、而政府相關單位落實執法,讓國產牛肉的肉品生產達到人道、衛生、環保的標準為止。

  本會公佈的調查影帶裡,牛隻遭受嚴重虐待的行為包括:

1.以粗鐵絲刺穿牛的鼻子
業者為了方便控制牛隻,以及強迫灌水,在運牛卡車運抵屠宰場時,即用粗鐵絲刺穿牛的鼻子,不但造成牛隻更加緊迫,牛的鼻腔因此流血、蓄膿,痛苦不堪。且無論是肉牛或是淘汰乳牛,在飼養期間從沒穿過、綁過繩子,而一旦穿了鼻,也就無法進食、喝水,更加痛苦。影帶上清楚的記錄了牛隻被鐵絲穿鼻後,汨汨留下的眼淚。

2.卸牛如卸貨,逼牛跳車
運牛卡車的上下設施,完全不符合動物行為,是以卸貨物的設備在卸載牛隻。而屠宰場又未依規定設置下牛走道,牛隻卸載時,常無視於動物畏懼陡坡、下斜坡的心理,工作人員只是用各種方法(推、拖、拉、打)強迫牛隻從半身高的卡車上跳下,許多牛因此摔倒、受傷,在被屠宰前飽受折磨。

3.繫牛繩太短,牛只能一直站著(站三、四天),不能趴下休息
淘汰乳牛重量平均大約在500-600公斤左右。為配合市場需求,也為了減少運輸成本,業者每次買牛都買一台車,約10 -15頭,每天殺2-4頭,因此一台車運來的牛會殺3-5天。多數牛隻運抵後必須繫留多日,又因缺乏適當繫留欄,牛在被穿鼻、繫繩、然後綁在欄杆上,一隻捱著一隻,無法躺下休息,且繫繩都非常短(20幾公分),牛分分秒秒都必需將頭抬高,許多牛不是不斷掙扎想掙脫繫繩,以致鼻孔流血不止,就是絕望放棄,等待死亡。

4.三、四天沒有食物也沒有水喝
屠牛業者將牛隻繫留多日,不但不餵食,也不提供飲水,已違反動物保護法及畜牧法相關規定。淘汰乳牛雖已無泌乳價值,但對於業者而言,仍有販售肉品的利益存在,畜牧學者建議提供牛隻適當遮蔭、適當通風與淋水,充分飲水與攝食量。但業者一再違反善待經濟動物的基本原則,令人無法理解。

5.不給牛正常飲水,卻強行為牛灌水,一天灌三到四次
屠牛業者最令人髮指的行為之一是:一方面不提供牛隻正常食物和飲水,一方面又於屠宰前數小時,用240公分長、直徑2公分寬的的鋼管,硬生生的從牛的嘴巴經食道塞進胃裡,然後打開水龍頭接上強力水柱,將水直接灌入牛胃中,每次灌水時間長達2分鐘左右,一天要灌三至四次(上午11:30-12:00間;下午 3:00左右, 5:00左右, 8:00左右,以及最後一次是在屠宰前,由於已接近屠宰時間了,業者抱著若灌出問題來,頂多就馬上宰殺的心態,因此灌水也灌的特別嚴重。)

  由於牛的消化慢,牛隻被灌水後,經常當場嘔吐,原已緊迫過度或是罹患疾病的牛,甚至就被「灌死」倒地。業者視若無睹,繼續灌其他的牛,到了晚上再一起「屠宰」。業者灌水目的為何?據說,是為了增加屠體重量。但據動物科技研究所楊天樹博士表示:牛隻在運輸過程中,失重可能達到15%,但只要正常供應飲水,就可以補回失重,強迫灌水後牛會排泄,且短時間內肌肉不易直接吸收,大多數還是會在被敲擊倒下後從嘴部大量湧出。若說水流入血液,約只能增加1%-2%的重量而已。對於這個說法,許多業者也都表示同意,但因政府並未執法,在不願意吃虧、輸人不輸陣的心理下,遲遲不肯停止灌水行為。

  此外楊博士也指出:因為牛經歷運輸、緊張等,會脫水,如果業者是為了防止牛隻因脫水而減輕重量或肉色變質,只要在運輸和繫留過程中,正常提供動物足夠飲水即可,就有助於提高肉質。

  至於業者的灌水行為或是以訛傳訛的說法起源為何?據了解,曾經有老一輩的牛販指出:「過去有些牛販,為了讓瘦弱的牛隻看起來較有份量,往往會在販售前,以一大桶的麥殼加水來灌食牛隻使其腹部漲大,以此賣得好價錢。」。(資料來源:邱德宏,<話牛墟、說牛販,李占管也談相牛>, 聯合報,89.9.13,34版)

6.屠宰方式:以利斧劈頭,許多牛要被斧頭打五、六次
根據動物保護法和畜牧法相關規定,經濟動物之屠宰,應以最快速讓動物失去知覺後再刺喉放血的方式為之。但全台灣幾乎所有屠牛業者都是以斧頭敲擊牛隻頭部的方式,將牛擊倒之後割斷其喉嚨放血。雖然經驗老道的業者,可能一次敲擊就可將牛擊倒,但由於人的力道不一,或是由新手執行,或是牛隻緊張晃動,往往無法一擊就中。有時甚至敲擊多達五、六次,牛在一次又一次的利斧劈擊後,仍然會奮力支撐、不肯就此倒下赴死。

7.牛隻仍然清醒即被割喉放血
不可否認的,經驗老道的業者用斧頭劈牛時,可能一次就可將牛擊倒。但經濟動物科學家卻指出:牛雖被擊倒,但不一定表示牛已經昏厥。亦即牛的意識仍然清醒(可由眼瞼反應,及是否仍有規律性呼吸判斷)。此時,業者隨即將牛的喉嚨割斷放血,牛的痛苦可想而知。

  事實上,若是以國際上(包括非洲肯亞屠牛業者在內)通行的手槍型機械式致昏器(Captive Bolt),而言,不但擊昏情況符合屠宰場動物福利的要求,在牛隻昏厥後,反而要在45秒內將牛刺喉放血使其死亡,以免昏厥後牛又甦醒過來,反而有違動物福利的要求。

8. 目睹同伴死亡
屠宰業者使用斧頭將牛擊昏、放血後,即就地剝皮剖體。除違反畜牧法屠宰衛生相關規定外,由於繫留欄與屠體作業區未做任何區隔,整個過程其他牛隻均親眼目睹,最後輪到自己時,也常試圖掙扎想要逃離。

9.屠體未經獸醫檢驗,生產過程衛生堪慮,病死牛輕鬆流入市面
  屠牛業者的屠體處理完全不符合衛生法規,屠體內臟全在地上處理,流浪狗於場區四處流竄,再加上牧場管理系統出現嚴重漏洞,病死牛的流向管制並未落實,許多罹患不知名疾病的病牛、死牛,就這樣進入不知情消費者的胃中。

  政府及民間產業口口聲聲說要提昇台灣產業競爭力,以國產台灣溫體牛肉與國外進口冷凍牛肉做市場區隔和抗衡,但所生產的國產牛肉竟是如此不人道與不衛生,而消費者大眾卻毫不知情。台灣於87年制定畜牧法至今,業者聲稱是政府沒有進行輔導,而當政府要展開輔導時,業者又有各項理由拒絕配合改善。業者完全違反畜牧法及動保法法規,民眾無法吃的安心,動物更無法獲得人道對待!

  政府及業者可以有各種推諉的理由,但遭受巨大痛苦、無聲的動物連表達不滿的機會都沒有,台灣人吃牛肉,有必要那麼殘忍嗎?民間團體呼籲消費者「為牛請命」--拒吃以殘忍虐待方式生產的牛肉,並懇請屠牛業者善待動物。

 

台灣各地屠牛業者數

縣市地點

業者數

屠宰頭數(大約)

基隆

2

數量不定

北縣板橋

5

15頭 / 天

北縣五股

8 - 9

30頭 / 天

北縣中和

1

--

北縣盧洲

6

10頭 / 天

北縣三重

2

2-3頭 / 天

桃園觀音

1

約15頭

桃園

2

10

中壢

2

 

新竹

1

 

苗栗

1

 

台中、彰化

5

7-8頭 / 天

雲林

2

2-3頭 / 日

台南

4

10頭 / 天

高雄

2

5頭 / 天

屏東

4

 

花蓮

3

 

台東

2

 

澎湖

2

 

金門

7

 

宜蘭

1

 

總計(約)63家 每天約屠宰170 - 180頭 每年約6萬多頭
資料整理:動物社會研究會/2001年6月

牛很可憐!

請您拒吃以殘虐牛隻方式生產的國產牛肉
共同為牛請命

聯合消費者的抵制力量
促使業者停止殘虐動物的行為並合法屠宰  

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All rights reserved by EAST 立案證號:台內社字第八九〇九四〇〇號 法人登記證號:105證他字第232號 (02)22369735~6 eastfree@east.org.tw 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四段162號3樓之4 劃撥帳號:19461051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網站協力:拾穗者文化